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冥王你的愛章節列表 > 冥王你的愛_ 番外篇   狐父

冥王你的愛  番外篇   狐父

    番外篇狐父

    人類與人類,真的可以生下妖怪?怎么可能呢?即便是誕生妖怪,也得是從母體開始化妖,化妖也只是食人怨,狐妖?簡直是在開玩笑……

    那么……千獸與冰又是從何而來……

    毅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一片黑暗,卻可以看見自己……這種既熟悉又壓迫的感覺毅大致已經明白這里是什么地方了,“轉生門的跳轉空間”。只是他不明白,為什么自己沒有死……

    環顧了一下四周,除了虛無縹緲的黑暗再無景色,他自己則躺在這片黑暗的中心。

    毅深吸一口氣,準備動動身體,卻發現身上蓋著一件外套。盯了這間外套好一會兒,總覺得這么眼熟,但是到底在哪里見過……

    “怎么?想不起來了?”

    突然,一個聲音從頭頂傳來,毅警覺的想要拉開距離,卻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

    “你對我干了什么!”

    “這可不是我干的,我剛來的時候也是這樣,過個3,5天等你適應了這里就能動了。”那人說著,9條尾巴先從黑暗里伸了出來。

    看到這尾巴,毅徒然想起了這個人的身份,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誅瑯君……你不是魂飛魄散了嗎?”

    那人聲音透著委屈。“哎……我起碼也是個狐帝,在重的傷也不至于魂飛魄散。只是當年你太絕情了,嚴重傷了我的心。”

    “哼!我絕情?要不是你為了強,吞噬了那么多上仙,也不會淪落到如此下場。我?我只是替天行道,既然你沒死那就等著再次魂飛魄散吧!”毅毫不留情,瞪著那個慢慢整個人都走出黑暗的誅瑯君。

    誅瑯君臉色暗了下來,上前一步蹲在毅頭頂,居高臨下的盯著毅,那眼神簡直令人毛骨悚然。

    “你跟我現在都只剩下一魂一魄,還有你現在的樣子,你覺得我對你做些什么你可以反抗的了?”

    “你——!你想干什么!!”毅感到害怕了,身體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誅瑯君突然放聲大笑,笑聲響徹這幽幽黑暗,更加滲人。“我等了幾萬年,幾萬年!終于盼到你落入我手,還是這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你,哈哈哈——!”

    “——!”聽著誅瑯君這般言語,毅大氣不敢出。

    “……”突然,誅瑯君的聲音戛然而止,換成了炙熱又深情的眼神。他挪到毅的身側,一只手輕輕掀起蓋在毅身上的外袍,順著他的脖頸滑向毅的里衣。“你知道我身為狐帝為什么遲遲不娶?”

    “……”毅雖不言語,但已是一身冷汗。

    “我在等你……”

    “!”

    事情回歸到幾萬年前,當時毅和魔族龍女分開不久,一只修煉了千年的狐貍出世人間……

    喪妻之痛使冥王大大改變,每日對著鏡子梳妝打扮,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之中。

    這天,他和以往一樣在人間尋子的路上。皮相甚好的他女裝始終妖嬈美顏,看呆了不少路人,甚至還有不少大戶公子上前搭訕。路過一繡坊,毅被坊主所販賣的繡品吸引了過去。

    “老板,這個幾銀錢?”毅拿起一把繡有牡丹的圓扇子甚是喜歡,于是問到。

    “這位姑娘你可真會挑,這把扇子是我最得意的作品,你看這做工,我要300銀不過分吧?”從繡坊走出一個輕紗妙女,與毅同等的美艷。

    “……”毅也不是會討價還價的人,不過300銀確實有些貴了。

    見毅有要放回去的意思,女子趕緊從衣袖里取出一個香囊,遞給毅。

    “姑娘覺得這300銀買一扇子一香囊如何?”

    接過香囊的瞬間,一股淡淡的香氣彌漫而出,令毅眼前一亮,果斷掏錢走人。

    接過錢老板嫵媚一笑。“呵呵,姑娘慢走。”

    到了晚上,這個地方燈火通明,小商販們各個拉起攤位。不多時,整個大街就變成了一趟熱鬧的夜市。

    毅趴在客棧窗邊,手里扇著那面扇子,呆呆的注視著遠方。

    算算時間,向明應該已經從保暖的龍蛋里出生了,可是身為冥界之王,這個新生命的氣息他一點都感覺不到……

    “繡坊主今天穿了件更妖的衣服,每次都是那么讓人欲罷不能,我真的懷疑她是不是只狐貍精。”樓下傳來幾個男人的聲音。

    “應該就是狐貍精吧,而且還是個騷狐貍,要不然能有那么多男人光顧她?”

    “哈哈哈哈哈哈!”

    他們是在說今早賣他扇子的那個繡坊女老板,話說的過分了些令毅有些反感,不過細想想那女老板看人的表情好像也是那么回事。

    “誒,你說咱們要不要也去看看?”

    “我就不去了,我娘子要是知道我出去沾花惹草非得作死我不可。”

    “誒,景Xiong-Di,你懼內我們就不強迫你了,只是過了這個村可沒這個店嘍~”

    “啊…!死就死吧!!我和你們去,我和你們去!!”

    “這就對嘛!”

    幾個人邊說邊笑出了客棧,往繡坊的方向走去。毅無趣的關上窗,縮回床上。凡人的事本來就和他無關。

    第二天一早,毅就被外面的吵雜吵醒,下樓吃早餐的時候順便就聽了旁邊的人把這一早上發生的事都給說了。原來昨夜說要去繡坊騷擾坊主的那三個人全都死在了一個偏僻的巷子里,死狀凄慘,仿佛被人抽干血肉。兇手還沒抓到,不過可能不是人干的。

    整理完畢繼續尋子之旅,在臨走時偏偏還路過了兇案現場。從幽暗的巷子里傳來的陣陣陰風與強烈的妖氣讓本不想多管的毅停下腳步。他穿過看熱鬧的人群,往尸體的方向走。

    “誒哎哎!姑娘兇案現場禁止無關人員踏入的。”沒走幾步就被一個捕快攔下了。

    “官爺,不知你可信鬼神否?”毅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故裝作一副得道仙人模樣,從袖中甩出一拂塵。

    “呃!不知仙姑降臨,還請指點一二。”見到拂塵,這些捕快還有些懷疑,但是毅本身自帶的仙姿還是有很大說服力的。

    “這3個人是精氣喪盡而亡,吸食精氣是所有妖怪都會做的,只是……到底是什么妖怪,還需要貧道在查證,官爺們可否方便和我詳說?”毅說道。

    “仙姑,咱們借一步說話。”

    捕快帶著毅在這幾個人死前去過的地方都走了一邊,邊走邊和他解釋細節。這些疑點全都圍繞在染坊上,在人類的調查上染坊主根本沒有作案時間,但是換個角度想,這個染坊主可能是妖怪的話,那就對的上了。

    “仙姑,你是說染坊老板娘是妖精?”幾個捕快一哆嗦。

    “沒錯,不過先不要打草驚蛇,等到了晚上,我有辦法抓住她,只要你們配合我。”

    捕快們面面相覷,最終還是同意了。

    到了晚間,毅安排一名膽子較大的捕快扮演貪圖美色的公子哥去繡坊,還把一包能使妖魔現行的藥粉交給他,特別叮囑道若是老板娘想要親他就把這粉末撒到她臉上。那捕快一臉正氣的點點頭,轉身就進入了狀態,簡直就是戲精。

    演員入場后,毅和其他人守在不遠的地方,時時觀察里面的動靜。

    “仙姑,咱們有幾成把握?頭一次對付妖精我有些沒底啊……”捕快頭頭小聲對毅說道。

    毅笑瞇瞇的看向他。“妖精也不是有多強,有的妖精一個小道長就可以滅了,還有我之前說過,吸食精氣所有妖精都會,這才死了3個人,若是強者,你們這個小縣城就沒了。”

    聽毅這么說,捕快們更是一身冷汗。

    演員進去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怎么還不出來?毅坐不住了。

    “情況有變,你們在這等著我去看看,我不叫你們你們就不要過來。”

    “是…是……”

    毅以請教繡工為由進了繡坊,一跨入門檻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妖氣蔓延,且……感覺不到任何人類靈魂的存在,只恐怕演員兇多吉少。

    發覺情況不妙,毅立刻上了樓前往妖氣最盛的地方。等他到達現場,果不其然,那名捕快已經死了。

    毅瞪向床上衣衫不整的老板娘。“你吸食他的精氣也就罷了,竟然連魂魄也吸走了!!”

    老板娘先是一愣,隨后嫵媚一笑。“呦~姐姐懂得蠻多的吶~”

    “之前的3人我沒發現以為是被鬼使帶走了,還真是沒想到啊。”說著,毅向她甩出一記拂塵。

    “姐姐這是要抓我?他們3個人非禮我,我收點他們的精氣作為報酬也不為過吧,只不過一不小心吸多了~”老板娘抓住拂塵另一端,沒把毅當回事的玩弄著上面的毛。

    “還敢狡辯!”毅用力一扯,另一只手甩出一記暴擊。

    “呃——!”沒有料想到對方會突然攻擊,老板娘措手不及被暴擊打飛了出去。“哄”的一聲撞碎了墻壁,摔到大街上,吐了一口血之后她的九條尾巴再也藏不住了。

    “原來是只9尾狐。”毅居高臨下的看著怒視著自己的妖狐,哂笑道。

    “咳,還真是……小看姐姐了。”狐妖再也不是剛才那副嬌滴滴的樣子,就像換了一張面皮一樣,猙獰無比。說完就一躍而起,向毅發動了攻擊。

    “不自量力。”

    毅可以說是很輕松就擋下了狐妖的所有攻擊,更是不費力氣的再次將她打飛出去。

    狐妖驚呆了,可能這也是她頭一次遇到的硬覺,已經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對手了,干脆逃跑。

    “想跑?”毅冷笑一聲,從她袖中甩出一條發光的繩索,還是很輕松的就捆住了剛跳到半空的狐妖。

    “呃啊!!”從那么高的地方掉下來,給這狐妖摔得夠嗆。

    毅不緊不慢的從繡坊樓上下來,走到妖狐身邊撣著身上不存在的灰塵。“區區一只才修行千年的狐貍還想和我斗?”

    “你——你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連捆仙鎖都有!!”妖狐越是掙扎,繩索就捆的越緊。

    “仙姑真是法術高強啊,這九尾狐您看要怎么處置?”幾個捕快見狐妖抓住了,趕緊跑過來。

    “她害人性命,應當剝皮示眾。”

    開始圍觀的人連連叫好,捕快們覺得這處置也很合理,正準備動手。那狐妖又開始掙扎了。

    “你們別高興的太早了!!黑鬼!黑鬼!!你死哪去了!!快出來救老子!!!”

    她這一通喊似乎召來了什么東西,四周升起一片黑霧,包圍了所有人。

    “你們就等死吧!!哈哈哈!!”

    周圍的人嚇壞了,大喊大叫全都撲在了毅的身邊。毅看著得意的放聲大笑的狐妖在看看這片黑霧,一副不足為懼的樣子。很快,黑霧毫無預兆的就開始向上移,仿佛是在逃離一般。

    “誒?黑鬼!!你干什么!!”狐妖慌了。

    “看來你的這位幫手不太想幫你啊~”毅沖她鬼魅一笑,笑的狐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看把狐妖嚇的那副樣子,毅滿意的抬起頭瞪向逃離的黑霧。“不過,你覺得你能從我手上逃走?”

    毅也不顧旁邊還有人在看,伸出手舉向黑霧,一道紅光從手中射出,像一把枷鎖死死鎖住黑霧。“給我下來!”緊接著毅用力一扯,那黑霧被從天上拽下來,重重摔在了毅的面前,化作一名身著黑衣的妙齡少女。

    狐妖見狀,笑聲戛然而止。

    少女吐著血,見自己已無路可逃,爬向了毅的腳邊。那些原本還圍在毅身邊的人群見她過來可以說得上迅雷不及掩耳的撤到了毅身后。

    “冥王大人!冥王大人饒命,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大人!”

    “你……你是冥王……”狐妖整個人是崩潰的。

    “黑冥閻君,你可知罪?”毅沒理狐妖,冷冰冰的盯著抓著自己小腿懇求的少女。

    少女咳嗽了一陣。“小的……小的是一時糊涂,冥王大人還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給你機會?那我丟失的魂魄如何算?”

    “剛剛那個!剛剛那個我還沒有!”說著,黑冥張開嘴,放出剛才那名捕快的靈魂。

    毅用手接住。“但是你耽誤我時間就是另算了。”說完一掌打在黑冥身上,瞬間黑色的火焰便伴隨著她凄慘的嚎叫聲將她吞沒至盡……

    “你……”

    黑冥私自吞噬生靈破壞了三界平衡已犯了滔天大罪,即使冥王肯放過他,上面的也饒不了他。

    “輪到你了小狐貍~”

    “唔……姐…姐姐……我,我只是吸了精氣,當時他們還沒死,是黑鬼她……您大人有大量,放過奴家這一次吧……”妖狐也試圖懇求原諒,不過她沒報什么希望。

    “若是你剛才這么說我還可信。”

    “姐姐!好姐姐!我的話句句屬實啊!”妖狐也顧不上顏面了,嚎啕大哭。

    毅沒理她,看了一眼繡坊2樓那個被哄開的大洞。“那個Xiong-Di在上面,去把他抬下來吧,他因我而死,我會救他的。”

    得知毅是冥王,捕快們都不再有任何顧慮。他們把尸體抬到了知府大人的后花園,那里不會被人打擾。

    毅先是將此人的靈魂推入尸體,又將從黑冥閻君那里得來的七魄送入尸體的各魄位置,這才逐漸有了血色。

    “該你了,狐貍。”說著,毅一把提起妖狐,就把她面朝上按在了尸體旁。

    “姐姐!大人!冥王大人!你饒了我吧!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毅不理會,手中捏了一個決,兩指并攏點在妖狐咽喉部逐漸上移。只見一道金光從妖狐喉間直至嘴巴噴出。

    “饒命!饒了我……嗚嗚嗚!!!”金光便是這捕快的精氣,從妖狐嘴巴里源源不斷的流出,使得她再也說不出話來,只能不停地嗚咽。

    還夠了捕快的精氣毅覺得還不滿足,于是繼續抽取,他想連這妖狐的精氣一起抽出來,也是為了讓這狐貍感受一下被人吸干的痛苦。

    “唔……唔……”妖狐被捆仙繩捆著動彈不得,只能痛苦的呻吟著,淚水從她的眼角滑落……她知道,過不了多久,她就會和這幾個人一樣的死去。

    忽然,妖狐額間有一神秘印記浮現,看到這印記的毅立刻停了手。

    “你……你竟然是青丘的狐貍。”

    被停止施暴的妖狐癱坐在地,不停的喘著粗氣,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將內心的不快都吼了出來。“我若不是想為他們報仇!!我也不會落到如此下場!!”

    這回換做毅說不出話來了。沉默了一會兒只得嘆了口氣。

    “仙人……您這是?”知府滿臉都寫著“怎么不殺了這個妖狐”的模樣。

    “告訴你們也無妨,這只狐妖不是普通的狐妖,她是青丘仙山的仙狐,她即使有罪也不該我動用私刑。”

    捕快與知府面面相覷,但又不敢反駁冥王。

    “你走吧。”毅收回捆仙繩,轉身就走。

    “唔!你不帶我去天庭這樣可以嗎?”狐妖喊道。

    毅頭也沒回。“我已經在你身上留下了我的記號,若是你在犯我隨時可以找到你。”

    耽誤了這么長的時間,確定這個地方沒有自己孩子的下落,毅便往西走。那邊是魔族通往人界的必經之路,妻子逃避追捕必路過那邊,說不定會有什么線索。

    一路上毅靠雙足觸地不用飛行,他真的是一點氣息也不肯忽略。就因如此,才會感知有人跟蹤,而且還那么明顯。

    “不是叫你走嗎?你跟著我作甚?”毅無奈,回過頭望向一旁的樹叢。

    樹叢晃了晃,妖狐抵著頭面帶羞愧的走出來,小心翼翼的瞄了毅一眼。只見毅揚揚眉,那狀態分明是在等她自己解釋。

    妖狐連忙解釋道:“誅兒年歲尚小,初出茅廬什么也不懂,最容易被人利用……”偷瞄。“姐……冥王大人大人有大量放過了誅兒,誅兒無以為報,只望伴隨姐姐左右,當仆人……以報答姐姐的救命之恩……”

    毅嘆了口氣。“青丘被滅族只留下你這么一只狐貍,到是也可憐。你可以留在我身邊修行,但是你記得,你終會回歸到青丘擔任帝姬。”

    “誅兒明白,所以……冥王大人,請收留誅兒吧……”誅瑯君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真是讓人受不了。

    “哎……跟著吧,跟著吧,你我不必有主仆稱呼。”

    “那誅兒謝過姐姐啦!”誅瑯君這才露出滿足的笑容。

    那日之后誅瑯君一邊跟著毅繼續找人,一邊盡心修煉,逐漸兩人越來越親近。

    后來毅因為長時間離開冥界,有很多東西其他閻君都調遣不完,導致冥界秩序混亂,于是天庭下令迫使毅返回冥界。

    毅回去只能自己走帶不走誅瑯君。離別之際,他帶誅瑯君來到青丘的廢墟上,在此做最后的訣別。

    “姐姐,我這就要回青丘了,下次見面你我在討論紋繡可好。”誅兒的手抱著毅的胳膊,可以看出她十分不舍。

    “今日一別也不知何時再見。”相處了這么久毅也挺不舍的,他不表現出來,只是攥緊了衣袖。

    “總是會見面的,只是下次見面時還希望姐姐能認得我。”

    “淘氣,又不是一世之隔,我還能將你忘了不成?”說著,毅伸手捏了捏誅兒的臉蛋。

    “誒呀……姐姐~總之下次見到我我會以我的真實樣貌來見姐姐的。”誅瑯君的眼里閃爍著一種不被察覺的火熱,很深很深……仿佛想要將毅整個人都裝進去。只可惜今夕不留人。“姐姐,再會……”說完,誅兒化作一只棕色的九尾狐越入云端。

    “你等等!你現在不是你的真實相貌嗎?”見狐貍已經無影無蹤,毅苦笑的搖搖頭,也化作一團黑霧,回歸冥界去了。

    一轉眼已經幾千年過去了,毅也找到了自己的孩子肖向明,現在也長大成人能夠擔任冥王一職。只是這些年里發生了太多的事,光是輔佐小冥王震懾冥界就耗費了太多歲月,還因救兒子被自己兒子吃掉了一只左眼,有什么辦法,自己生的兒子,哭著也得養。

    “還真的是很久……沒和誅兒聯系了,也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么樣,成為帝姬了沒有……”這樣想著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左眼。“希望他不要被嚇到才好……”

    這些年也不是沒聽到什么消息,只是自己一直被禁足,現在將冥界托付給了兒子,禁足才失效,他也該出去走走了。

    跋山涉水,翻山越嶺。毅終于到了青丘仙山,這里已經不是萬年前被摧毀的模樣了。

    “這小狐貍果然不負眾望。”

    毅正欣慰著,突然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幾個守門的妖怪,各個巨大無比。

    “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闖青丘!”

    毅心道:真是年少無知,有眼不識泰山。

    毅揚了揚眉。“哦?那我到是要問問,我這只在門口如何算得上擅闖?”

    “哼!我們狐帝定下來的規矩,這整座山都屬于青丘,你都到我們仙府門口了還說不是擅闖!”

    “呵呵,真有意思,你們青丘如今誰當家?”

    “無名小卒也配知道我們狐帝的名字!還不快快受死!”說著就動起手了。

    “呵呵,看來你們青丘的守衛們還有待調教啊。”

    這幾個守門的怎是堂堂冥王的對手,不用毅有任何動作,這幾個小妖精就像被千斤壓頂,怎么也爬不起來了。

    毅踩住一個小妖精的頭,俯下身子嫵媚的笑道:“還不說?”

    “——!”

    小妖倒是有寧死不屈的精神,真是死活不說。毅也沒想過要傷害他們,但是自己又不是什么年輕人,硬闖真的是有點太無理了。

    正苦惱自己要怎么進去時,一股強大的妖氣從他的身后傳來,這妖氣強大到令毅感覺到極度的壓迫感,總之十分危險。

    毅警覺的轉過身來,只見一個陌生的九尾男人正嘴角含笑看著自己。

    “狐帝……我們……”守門的小妖想說什么,男人卻示意他們不必多說。

    “冥王大人突然來訪,我這幾個手下又沒見過您,剛才多有得罪還望冥王大人見諒。”

    男人長的很是英俊,英俊中透著一股騷氣。一雙狐眼嫵媚上揚,帶有自然卷的棕色長發只束了一半,另一半披散在腦后,額間一紅色如眼睛般的印記怎么看著這么熟悉呢?

    “冥王大人請吧。”男人讓出一條路,示意毅可以進了。

    “那……多謝。”毅行了一禮,隨著男人一并走入青丘山。

    他與男人并排走著,那股強大的妖氣就圍繞在毅的左右。而且從他們一起進來之后,毅就明顯感覺到這個男人正時不時的貼著自己,帶有一股詭異的興奮勁,這令他很不自在。

    “那個……”

    “大人請說。”男人的語氣比在門口時要提高了不少,很顯然他心情很不錯。

    “誅兒……不要鬧了……”毅也猜到了。

    “誒~姐姐~姐姐還是這般厲害啊~”完了完了,那個時候了的撒嬌勁又來了,簡直是膩死人了。

    “就知道是你,你不是說要以真面目見我?怎么這次變個男人來騙我?”毅回手敲了敲誅瑯君的頭,發現自己竟沒有他高……

    “姐姐,我說到做到,我本就是男兒身。”誅瑯君暖暖的笑著。

    “你……竟然是男兒身,為何連紋繡也……”毅簡直是震驚。

    “這紋繡是我母親唯一能傳給我的,也是我唯一能夠思念他們的東西……”

    “……”毅伸出手摸了摸誅瑯君的肩頭,對他這些年的不容易感到同情。

    他們走到一處花草茂盛的地方,誅瑯君突然停下腳步從身后抱住了毅。“這么多年不見,姐姐你的眼睛怎么了?”

    “……”一提到眼睛,誅瑯君的聲音低沉了下來,很明顯他不高興了。

    毅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看這狀況他是要給他報仇的節奏啊。

    “誅兒……你要知道身為父母,要給自己孩子鋪好他今后的路,這個過程你是會付出很多東西的……”

    “哼,姐姐,我也是個當父親的人了,我為何不像你這樣狼狽。”

    “誅兒……”

    “我不想你這么完美的身體受傷……”誅瑯君喃喃著,將頭埋在毅的肩膀上,撒嬌式的蹭來蹭去。

    他的話讓毅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趕緊轉移話題。“好了,都說你也是當父親的人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像什么樣子。”

    “姐姐不問我與誰生的孩子嗎?”誅瑯君抬起頭,眼神中透著一絲詭異的氣息。

    “你都已經是狐帝了,娶妻生子在正常不過了,所以有機會你把你夫人介紹給我認識便是。”

    “……”誅瑯君默默地放開毅,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蹦蹦跳跳拉起毅的手就走,仿佛剛才的事沒有發生一樣。“姐姐~我帶你去看個東西!”

    “什么東西?”毅還在對他這突然的轉變感到不適應。

    “滅我狐族的仇人。”

    “……”

    誅瑯君帶毅去了他的宮殿,沒有見到什么三妻四妾不說,倒是到處擺滿了刺繡的綢緞。邊走誅瑯君還邊和毅說要毅挑幾個拿走,搞得毅滿臉黑線。

    最終誅瑯君帶毅來到一扇暗門后。這暗門后是一間石室,里面到處都是鎖鏈,在所有鎖鏈的集中點,他們見到了那個所謂的仇人。

    一個只剩頭顱的神。

    “——!鑰光明王!!”

    “身為神卻對我們痛下殺手,只為了他修煉?”誅瑯君面對著頭顱咬牙切齒。

    【鑰光明王曾是佛祖坐下的弟子,不知怎么就歸隱修行了,沒想到竟是為了提升修為去屠殺了青丘滿族狐貍……】想到這毅不禁流下了冷汗。

    “他修為了得,你如何殺得了他?”毅望向仍然是怒目圓瞪的誅瑯君。

    “為了殺他我可真是費了不少功夫,不過我也不想提了。”

    “既然不想提我也不多問了。”毅不習慣強人所難。

    出了暗門誅瑯君又轉變了態度,抱著毅的胳膊撒著嬌。

    “姐姐~你在青丘住些日子可好?”

    “你這個樣子對著我撒嬌我真是不習慣,不如你在變回女體?”毅汗顏。

    “那樣就男女授受不親了~姐姐雖然好看,但是我知道你是男~人~哦~”說著,誅瑯君又從后面抱住毅,這次他的手竟然放肆的伸進毅的衣服里揉捏起胸部來。

    “——!你!!”

    “姐姐~姐姐~你是我見過最美的人……”

    誅瑯君這般放肆毅也不打算責罰他,他在意的是誅瑯君身體里的強大力量。妖氣都具有壓迫感,可想而知誅瑯君此時的修為已經超過了自己……不過他不肯告訴毅自己是如何變強的。這倒也無妨,因為毅很快就知道了……

    毅在青丘沒住幾日就被天庭召回,因為發生了一件震天撼地的大事。

    那日,天空突然降下天雷,劈開了青丘整座大山。無數的妖魔鬼怪密密麻麻的從裂縫中噴涌而出,逃之夭夭。也因如此,青丘山大部分生靈涂炭。

    毅身披戰甲站在云巔之上,同諸多神將一起俯視著誅瑯君的心血毀于一旦。他望著誅瑯君深邃的眼眸,內心無法平靜也無法形容,半晌才擠出一句話來。

    “誅瑯君,你可知罪?”

    誅瑯君勾起了嘴角,還是那張無害的笑臉。“見到姐姐~我什么罪都能認。”

    “誅瑯君!你身為狐帝,利用妖魔鬼怪修行魔道,還吞噬諸多仙神提高自己的修為!我真的是——對你很失望!!”毅握緊了拳頭,他的怒吼中伴隨著一股撕心裂肺。

    “姐姐……誅兒一心想為狐族報仇,可是你也知道,明王的修為又是我能與之匹敵的。”

    “那么大仇已報,你就開始學著明王吞噬仙神提升修為?”

    “姐姐為何不問我為什么?”

    “錯就是錯了,我也不想知道!”

    說完這句話毅就后悔了,誅瑯君心碎的眼神使他心如刀割。

    “姐姐都已經這樣說了,那誅兒也就無話可說了。”

    那一戰,狐帝誅瑯君被眾天神合力擊敗,魂飛魄散……

    黑暗之中,誅瑯君的眼里燃著紅蓮業火,仿佛要將毅吞沒至盡。

    半晌,毅顫抖的聲音從喉嚨里擠出來。

    “呵……開什么玩笑……”

    “姐姐覺得我是在開玩笑?當年姐姐不給我解釋的機會,難道現在你也不想知道?”

    “你是想讓我相信你這個狐帝會喜歡上我這個男人?”

    “不錯。你是至高無上的冥王,而我一個普通的仙狐怎樣都無法追上你的腳步,所以我就吞噬了個別仙神報了仇之后,繼續吸取妖魔的精氣提高修為,只要我變強,你那冥界死亡之地又能阻隔我?”

    “——!荒唐!”

    “我離開你之后的日子簡直就是煎熬,我甚至無時無刻都在想你,每天晚上閉上眼睛,想你就躺在我懷里,身上留著情愛之后的汗液。”

    “你……簡直是個瘋子……”毅聽不下去了。

    “我是瘋子,沒有你我才會瘋。”誅瑯君突然撕開毅的衣服,附身親吻著這個自己渴望了上萬年的身體。

    “瘋子!瘋子!!”

    “以前是我不敢觸碰,覺得你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現在想想我還真是傻,所以我不會再放過你了。”

    誅瑯君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他的動作也變得粗魯起來。被他觸碰過的每一寸肌膚都留有火熱的溫度,漸漸的,燃燒了誅瑯君最后的意識。

    “啊——!”誅瑯君進入的時候毅的聲音帶上了嗚咽,突然的結合不會有任何快感。毅禁欲了上萬年,他的身體都幾乎要忘卻情愛的感覺了,現在讓他接受另一種方式,真的不如殺了他。

    “姐姐~姐姐~”誅瑯君喃喃著,在毫無抵抗能力的毅身上肆無忌憚的沖撞。

    “不——啊……混蛋——”毅疼的冷汗直流,倒吸著冷氣,渾身動彈不得只能隨著被那東西撞擊內壁而晃動。

    劇烈的抽動了許久,誅瑯君將毅翻了個身,從背面再次進入。這次他換了一種方式,只是用力的頂進最深處,在慢慢的整根抽出來,在用力的頂進去。反復的撞擊使身下人的呻吟,一陣一陣的破碎。

    “終于……可以觸碰到你了……”誅瑯君很興奮,啃咬著毅的肩頭,將腰送進的速度提快了一些。

    “嗯啊啊——啊啊啊——”毅說不出話來,渾身的無力迫使他下體的感官無比的清晰,他也終于體會到向明那時候的感受。

    誅瑯君看著毅不住顫抖的身體,滿足的笑著,悄悄停下來休息。

    體內的兇器一停下來,毅才能好好的喘上一口氣。可疼痛始終沒有停止,毅只能強忍著不住地顫抖。

    “你知道嗎……我曾幻想著好多次與你結合時的畫面。你抱著我的脖子擺動腰肢,在我耳邊呢喃著我的名字……”

    “……”

    “那時我不懂你對兒子是一個怎樣的情感,我甚至不了解你為何會因為這些變得瘋狂,連多陪陪我都不行。”誅瑯君說著,慢慢抽出一點點。

    “呃……”毅倒吸了一口冷氣。

    “我學著你弄了一個兒子出來,不過是借用人類的肚子出生。等我看到這個孩子,我還是一點能瘋狂的感覺也沒有,反而覺得厭惡。”頂進最深的地方。

    “啊——!”毅的聲音帶著哭腔,激烈過后的內壁脆弱又敏感,這一下冷不防簡直要疼的毅大哭起來了。

    “當時做這個實驗的時候我浪費了兩個精華,本來是想第一個不成功用第二個補呢,誰知道竟然都受孕了。”加速,開始撞擊男人敏感的位置。

    “嗚啊——啊啊啊——!!不要!~”毅被這又痛又癢的煎熬折磨的無地自容,可惜身體動不了只能伸長了脖子艱難的喘息。

    不知道做了多久,毅幾乎感覺不到下體的存在了……他昏了過去,等在醒來誅瑯君已經清理了自己的身體,現在正摟著他休息。

    毅試著動了動手腳,有感知的只有手指頭。

    “時間太短了,還不行吧。”誅瑯君握住毅亂動的手指,支起身子在毅的胸前留下一個吻痕。

    毅不去看他,閉上眼睛靜心去了。

    誅瑯君鬼魅一笑,蹭到毅的耳邊輕輕吹著氣。“姐姐~時間早著呢,我說過不會放過你,可不能讓你這么睡覺。”

    毅猛地睜開眼睛,狠狠地瞪向他?“你這個畜生!我當初就該殺了你!!”

    “哼,可是你沒有啊~好姐姐~不如我們今天玩點刺激的?”

    誅瑯君不會等毅同意,抱起他放在自己腿上,一只手伸向對方下體搓揉擺弄。

    “別碰我!!”毅抓狂了一般嘶喊著,拼盡全力的想要從這無力中掙脫。

    “沒用的姐姐,你若是乖一點我興許會對你溫柔一點。”說著,毫不留情將毅死死按在自己的兇器上。這一頂到底的快感讓誅瑯君仰起頭猛顫了一下。

    “啊——”

    “姐姐~姐姐~你里面吸的我這么緊,令我甚是舒爽啊!”

    誅瑯君興奮的時候那個兇器還會在漲大幾分,撕裂了下體脆弱的肌膚。

    毅疼的渾身一軟,淚水不受控制的啪嗒啪嗒往下掉。

    誅瑯君認為自己會對毅的感受置之不理,在他眼里毅一直是強悍沒有突破的,可當他看到他的淚水時,才明白過來自己的心是那么軟。

    “姐姐……姐姐別哭……你別哭……”

    他越是這樣說,毅就越是忍不住屈辱和痛苦,低聲嗚咽了兩聲。這下誅瑯君終于坐不住了。他趕緊退出來抱緊毅,一只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撫摸著毅的頭發。

    “我不想傷害你的……我真的沒想這樣……”

    毅抬起頭瞪著有些不知所措的誅瑯君突然想到兒子肖向明曾說過的一句話。“自己造的孽,應該自己去承擔,就算是死也是罪有應得。”不錯,誅瑯君如今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自己。如今自己什么也不用留念,那么也該補償給他一些了……毅不禁笑了笑。

    “姐姐?”

    毅低頭在誅瑯君身上擦干眼淚,強忍著疼痛淡淡的看著他。“我并不厭惡你,只是對你有些失望……”

    “失望我會重蹈覆轍明王的路嗎?”誅瑯君又何嘗不是對自己失望透頂。

    “怪我當初沒有教導好你,現在能給我個機會補過嗎?”毅的眼神恢復到了從前的那般溫柔,看的誅瑯君又春心蕩漾。

    “姐姐~”誅瑯君拉著長聲撒嬌,抱起毅從新頂入,這次他可溫柔極了。

    “你……就沒有別的事情做嗎……”毅咬著牙,強迫自己接受他那個兇器。

    “姐姐你讓我幻想了上萬年,我現在根本控制不了我自己。”

    毅也無奈了,硬著頭皮上吧。要說他對誅瑯君沒感覺,也不是一點都沒有。只是當年發生了那么大的事,毅只是一時接受不了還有對誅瑯君感到失望而已。

    不知不覺毅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了一些力氣,便試著抬起手臂。果不其然,自己已經可以動了。

    他伸手環住誅瑯君的脖子,蹭到他耳邊隨著抽動斷斷續續的喘息。既然誅瑯君一直盼望著這樣,那么自己就滿足他。

    “誅兒……”

    這一聲誅兒叫的誅瑯君整個人都酥了,再也不想當什么正人君子了,放倒毅開始了猛烈的進攻。

    “啊!啊啊……你慢點……唔……”毅抓著誅瑯君的衣服,硬是讓他撕開了一個大口子。

    “姐姐我愛你……姐姐我愛你……”誅瑯君褪去所有衣服,與毅緊緊相擁,一同進入高潮……

    往后的幾日都連續這樣的情愛,毅吃不消了。在一次情事中毅狠狠地打了誅瑯君一掌。

    “——?”誅瑯君整個人都愣了。

    “你每日除了這些就沒有別的事可做嗎!”

    誅瑯君笑笑在壓回來,這次他不給毅說話的機會快速的抽動。

    “啊……恩啊……”

    “姐姐,你看咱們被禁錮于此,想要做別的事情只能等出去了。我現在才有那么一丁點感覺,和你一樣開始想念兒子了。”

    被一通頂之后毅顫抖的喘了一會兒。“兒子?那你知道他身在何處?”

    “當然知道,當年看著他被你家那位帶回去養了,哦!還有女兒也是。”

    “——!你難道是說千獸嗎?”毅簡直是不敢相信。

    “嗯……他給自己取這個名字那就叫這個吧。”

    “……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那兒子和你一個德行。”

    “這才正明是自己親生的啊~”

    “停!那你知道咱們怎么出去?”

    誅瑯君退出來給毅整理了一番,穿好衣服指向黑暗的一邊。“那里,就是跳轉的空間裂縫。之前我試過,只要通過那里我們就能回到正常的世界,只是這裂縫必須兩人一起才能通過。”

    “所以說……”一想到誅瑯君在這里困了將近上萬年他的心就很不好受。

    “我一直盼著你能來找我……哈,好在黃天不負有心人,還是讓我等到你了。”誅瑯君抱起毅往那個所謂的裂縫走去。“既然姐姐想出去,那么我們現在就走!”

    毅摟緊誅瑯君的脖子,現在他法力盡失,且身體里只有一魂一魄。誅瑯君雖和他一樣只有一魂一魄,但是人家法力尚在,還比自己有法力的時候還要強。若不摟緊他,毅甚至會想到自己會因為穿透裂縫的波動而掉落無間。

    穿過黑暗,毅眼前一黑,之前誅瑯君抱著自己的感覺不翼而飛了,周圍猶如下落一般的墜感令他驚恐萬分。他胡亂的摸索著,揮舞著手臂。他不是怕死,他是怕永恒的黑暗……

    “姐姐別怕,我在這。”

    毅的手被人抓住,從新被帶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感覺到了另一個人的胸膛,毅立刻環上對方的脖子,這次比剛才摟的更緊了。

    “剛才是怎么回事?”毅生怕再次被分離,雙手攥著對方的衣服。

    “是沖出裂縫的波動,讓你產生了幻覺,實際上是你自己離開我的。”誅瑯君摟緊毅的腰,滿足的吻了吻毅的脖頸。

    “……剛才……真的很可怕……”毅把頭埋在誅瑯君的肩頭,他這是第一次感到依偎他是那么安心。

    “沒事的,過了這片黑暗,我們就能出去了,只是能傳送到哪,就不知道了。”

    “……”

    黑暗之中無法預計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毅的眼前出現了一片強光。長時間待在黑暗里被這光一照,完全睜不開眼睛。

    “姐姐,我們要出去嘍~”說著,誅瑯君一躍而起穿過那片光,來到了一個明亮的世界。

    “唔……出來了嗎?”

    “出來了,這里看起來好奇怪,還是原來的世界嗎?”

    毅還是睜不開眼睛,趴在誅瑯君的胸口,只能從周圍的嘈雜聲中判斷大概是個什么地方。

    “你們也是cos嗎?但是這是哪個人物啊,我們怎么沒見過?”

    “他們從哪冒出來的,誒呀管他呢,好帥啊~”

    “小哥哥!小哥哥!可以擴列嗎?”

    “我也想公主抱……”

    伴隨著周邊聚堆人的你一言我一語,毅慢慢睜開眼睛。出現在他眼前的首先是誅瑯君那張含情脈脈柔情似水的臉,緊接著就是奇裝異服圍觀他們的人。眺望遠方才發覺這里是個小廣場之類的地方,到處是商攤,人山人海的,應該是凡人舉行的一個什么活動。

    “還是那個世界,只是已經過去了很多年,已經變樣子了。”毅趕緊從誅瑯君身上下來,整理著衣服。

    “看這里好像是個集市,不如我們逛逛?”誅瑯君心情很好,迫不及待的拽著毅要去逛,這也是和他被關了上萬年有關。

    “也好,我陪你。”

    “姐姐!!我太高興啦!!”

    誅瑯君就像個小孩一樣,看到什么都新奇。只是毅覺得下體不適,有些跟不上他的腳步。

    他們在這個地方逛了很久,不是因為這里有多大……是因為太招風了,好多小姑娘小Xiong-Di來拍照擴列。

    “這位姐姐,擴列是什么意思?”誅瑯君被一個小姑娘拽住了。

    “小哥哥不會再和我開玩笑吧。”小姑娘有點不可思議,覺得誅瑯君在和她鬧著玩。

    “不好意思,我這個弟弟頭一次來這種場合,他不太了解。”毅趕緊解釋完就拽他走。

    “姐姐這是吃醋了?”誅瑯君笑道。

    “……”毅覺得很無語,白了誅瑯君一眼就沒再理他。

    出了這個所謂的“集市”,誅瑯君又對這個世界的改變感到新奇。雖然他有些地方還是冒冒失失做著古人的做法,但好在毅在身邊,要不他可能會被當成神經病。

    毅打聽了一下他們所在的具體坐標,這地方離向明所在的城市八丈遠呢……況且不能使用法術,他們還是奇裝異服,這樣可太招搖了。

    “你有可當的東西嗎?”毅看到一家金店,便想到可以拿些珠寶換點錢。

    “姐姐這是缺銀子?沒事,我這有!要多少有多少。”誅瑯君從懷里掏出一錢袋,上面繡了一朵牡丹,和毅當年買的那把扇子上的一模一樣。

    “笨蛋!這個時代早就不用銀子了,既然有那就都給我,我去換錢。”說著一把奪過來。

    “哎,姐姐,真的不能用飛的嗎?明明你騎著我咱們很快就能到了啊。”

    誅瑯君追著毅一起進去,各種明晃晃的首飾令他眼前一亮。

    “這做工精細,表面光滑無粗糙,這是何等的上品啊!”這是誅瑯君對現代飾品的評價。“姐姐快來看看有沒有你喜歡的,我買給你!”

    毅沒理他,把錢袋里的銀子都倒出來對服務員說:“你看這些銀制品可以換多少?”

    店員先是用手翻了一翻,又拿到專用的稱上量了一下,才給了一個數。

    “可以。”說實話換了很多,毅覺得給多少都無所謂,只要夠路費就行。

    “誒!先生!那個不能吃!!”

    聽到店員這一聲喊毅還以為誅瑯君吃了什么奇怪的東西,回頭一看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只見誅瑯君叼著一只還穿著漂亮衣服的兔子,他旁邊一個身著華麗衣服的女人簡直要瘋了,一個勁的拿皮包抽他,邊抽還邊喊“吐出來!把麗莎吐出來!”

    毅走過去先給人家賠禮不是,然后給了誅瑯君一腳,這才乖乖把兔子吐出來。

    “干嘛啊你啊!”

    “兔子不能吃嗎?”狐貍本能反應啊。

    “對不起啊,我這弟弟腦子有病,還好這兔兔沒受什么傷。”毅抱著受驚的兔子雙手遞還給那女人。

    女人接過兔子一臉嫌棄的盯著它身上的口水,一掐腰蠻橫道。“你以為光道了歉就完了?”

    “那大姐你想怎么樣?”毅臉色不好看了。

    “哎,你干嘛?我可告訴你,我家這兔子可是很貴的,明明是你們傷它在先,誰知道他有沒有狂犬病啊,怎么的,你還敢瞪我?今天必須領我家麗莎打針,要不你們就別想走!”

    “姐姐,狂犬病是啥病?”誅瑯君仍然盯著女人手里的兔子咽口水。

    當毅聽到狂犬病這個詞,剛才彬彬有禮的態度立刻就沒了,狠狠地瞪著那女人。“請你口里留德。”

    “你瞪什么眼啊!說你不樂意聽啊?大男人穿成這樣,還讓別人姐姐姐姐的叫,丟不丟臉啊!”這女人平日霸道慣了,見毅不在讓她,便提著嗓子想用詆毀的語言逼對方退步。

    毅真想給他一耳光。沒等毅動手,誅瑯君向前一步一手捏住了女人的脖子,將她提到自己跟前。

    “你剛才在罵誰啊?”別人怎么說自己都可以裝傻聽不懂,可若是有辱毅的,那就該碎尸萬段。

    此時誅瑯君的眼神很恐怖,周圍的人想過來拉開他卻都不敢靠近。他的手指逐漸的縮緊,眼看就要將女人掐死了。毅深吸一口氣,將憤怒壓制到最低,趕緊過去拉開誅瑯君。

    “夠了!何必和這種人一般見識。”毅拉了兩下沒拉動,干脆一掌打在誅瑯君的胳膊上。

    “你干什么!”挨了一掌誅瑯君的手便松開了,反過來怒瞪向毅。

    “誅兒……”

    誅瑯君剛才被憤怒沖昏了頭,聽到毅的聲音才反應過來又連連收回目光。“姐……姐姐……”

    “他們只是凡人,犯不上對他們動手。”毅用只有他們兩個能聽到的聲音勸道。

    “姐姐,我知道了……”誅瑯君握了一下毅的手,示意他放心,隨后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地上抽搐的女人。“哼,算你命大。”誅瑯君解下自己腰間的玉佩扔到她面前。

    “這東西在你們這應該很值錢,夠買你一百只兔子了,那么這只我就帶走了。”說完,揪起兔子領著毅的手便要往外走。

    他們還沒等走出這家店,就迎上了十幾個警察。“就是你們鬧事?”

    “是對方先挑事的。”

    “就……就是他們!他們鬧事還打人!快抓他們!”這會兒地上的女人緩和過來了,仗著警察來了不敢把她怎么樣,又開始蠻橫不講理,不過她錯了。

    “去警察局再說吧,幾位,和我們走一趟吧。”說著警察就要去抓毅的胳膊。

    “別碰他!”

    誅瑯君擋在毅身前,用力推開過來的警察。雖然他沒用力……不過人家是一個跟頭,這個樣子應該算得上襲警吧……

    “按住他!”好家伙……所有警察都上來了。

    “別別別!!別激動!!”毅說什么都晚了。

    誅瑯君拎起一個警察甩在其他涌上來的警察身上,擊倒了一片。幾番下來,警察們已對他束手無策。

    “這里是華夏金店,請求武裝支援!”一個為首的警察沖對講機喊完示意其他人拉開距離。“攔住他們,不能讓他們走!”

    “就憑你們也想攔我?要不是姐姐有令,早就把你們殺了。”誅瑯君不以為然,手里還拎著那只可憐的兔子。

    “誅瑯君你夠了!”終于能說上話的毅怒吼一聲。

    “姐姐!怎么他們能動手還不準我動手嗎?”

    “你能不能別在給我添亂了!!”

    “姐姐……”

    “我都和你說了,這里已經不是原來的世界了,你初到這里什么都不懂,明明老實呆在我身邊就行了,卻偏要惹事!!”毅氣急了,又狠狠推了誅瑯君一把。

    “我——”

    “我最后和你說一次,別再給我添亂了,一會兒有人會來抓你,你就老老實實跟他們走,你不用擔心我會一直跟著你,所以你別動手!別動手!算我求你了行嗎?”毅氣的渾身都在顫抖,一把奪過他手里兔子扔到一邊。

    “……那他們對你動手怎么辦?”誅瑯君有些委屈,心里還是很不舒服。

    “那是咱們自作自受的,你不許反抗。”扔下這句話毅便轉過身去不在理他。

    誅瑯君知道毅這氣一時半會兒消不了便不再搭話,果真就老老實實的等著武警來。

    由于剛才誅瑯君的狂暴,武警來了都拿著防爆盾,見誅瑯君就都懟過來了,毅則被剛才那些警察扣上一個手銬帶上警車。一開始誅瑯君還忍不住要動手,但是看到毅瞪過來的眼神,便握緊拳頭任由他們懟來懟去……

    最終他們被帶進一個暫時監管的警局里,鎖進單間。

    “我說……官爺!我們犯的罪會上什么刑啊?”誅瑯君趴在牢門上,百無聊賴的玩著頭發。

    “上刑?Xiong-Di,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值班的警察一臉莫名奇妙。

    “那你看我連捕頭都打了,不得挨個幾十板子或者幾十鞭子的。但是我告訴你們,打我可以,就是不許打我姐姐!”

    警察已經呆了,緩慢的拿起桌上的對講機。“隊長……隊長……你們抓來的是不是精神有問題?”

    過了一會兒一個刑警進來了,身后還跟著一個人。“你們家屬來了。”

    毅用手扒拉開還趴在牢門上的誅瑯君,自己湊過去。看到來人是誰,毅的心總算能興奮一會兒了。

    “暗夜!”

    “前任大人,再見到你我真的是很震驚,一開始接到局里通知還不信。”

    “你怎么會在這,你不應該在向明身邊嗎?”

    “要說只能說毅大人重生的太巧了,正好我在這執行任務。”這時暗夜注意到了毅身邊眼神不善的誅瑯君。“這位是?”

    “他是青丘狐帝,說來話長了,我這次能夠重生也多虧他。”毅解釋道。

    “那我們回去再說吧,我已經聯系了千獸他們,應該很快就能到。”

    “喂!小雞仔,本尊可已經要待的不耐煩了,人都來了還不趕緊放我們出來!”誅瑯君不悅。

    “狐帝大人……你們剛才的事已經有目擊者描述了,稍等片刻就可以出去了。”暗夜面相毅鞠了一躬。“那我先去辦理一些相關的手續去了。”

    “有勞了。”

    誅瑯君還想說點什么,毅給了他一肘子,正好懟在他肋骨上,疼的誅瑯君硬是把話咽了下去。

    誅瑯君喘了幾口粗氣,蹭到毅身邊在他耳邊輕聲說。“姐姐這樣對我……就不怕我在床上報復你嗎?”

    毅一驚,與之拉開了距離。

    看著毅伴有驚恐的表情看著自己,誅瑯君滿意的勾起了嘴角。伸出手攬住毅的細腰,另一只手輕輕勾起毅的下巴,正要吻上去。

    “回去在說!”毅連忙用手擋住誅瑯君的進攻,面紅耳赤的吼了一聲。吼完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過來,看的他簡直無地自容了。

    知道人緊張過度的時候會干什么嗎?當然是反應劇烈,大腦里一片空白,然后做了什么連自己也不知道。

    毅現在就是這個狀態,于是他就將誅瑯君打了一頓然后掀出去……

    挨了揍的誅瑯君總算能老實的待一會兒了,又過了大概3、4個小時,千獸帶著紅鶴進來了。

    “你就是……前任冥王……”紅鶴初次見到毅,對他的身份還心生膽怯,下意識的往千獸身后挪了挪。

    “向明?”

    “回車上說。”千獸眼神掃過誅瑯君時頓時一愣。

    “呦~”誅瑯君怎么會不認得千獸。

    “先出去吧。”毅催促道。

    “……”千獸猜疑著,先領著紅鶴出去了。

    出了警局,千獸的紅色法拉利就停在門口,方便上車。

    “這是……車?”在誅瑯君的意識里,這個座駕只是和馬車相似。

    在誅瑯君還在新奇的四下打量的時候,毅對紅鶴說:“向明……這些年你還好嗎?”

    紅鶴對這個陌生人還是不太習慣,別扭的露出一個笑臉回道:“嗯……很好……”

    “他是紅鶴,雖然用的是向明的靈魂,但是他沒有向明記憶。”千獸解釋道。

    “原來如此……”毅的心里很不好受,好不容易見到兒子,可兒子卻不認識自己。

    “嗯……你們的事我都知道了……”紅鶴將目光轉向了窗外。

    “我很抱歉,沒能照顧好你……”毅說。

    “您不用和我道歉,真的不用,我此生能和玉狐哥在一起我就心滿意足了。”

    千獸騰出一只手握住紅鶴的手,此刻,整個車內都環繞著一股深沉的寂靜。

    誅瑯君率先打破寂靜,他笑瞇瞇對毅說道:“想讓他重享前世今生又有何難?借個肚子再把他生下來就好了。”

    “開什么玩笑,我不可能在碰別的女人了。”毅怒道。

    “姐姐,你先聽我說嘛~又不是讓你去找別的女人,我把肚子借給你就好了嘛~”說著,誅瑯君化身成女性,就是他和毅第一次見面時的樣子。他半跨在毅的腿上,抓著毅的手按在自己肚子上繼續說道:“我的修為到了何等境界姐姐你是知道的,我想男就男想女就女,而且任何器官都是正常運行的。用我的肚子來重鑄你兒子肉身,不光會繼承我狐族血脈,還能得到我部分修為,這不再好不過了?”

    “這……”毅被難住了。

    “若是玉狐哥愿意,我怎樣都可以,我也想和玉狐哥天長地久啊……”紅鶴閉上眼睛,沉浸在幻想中。

    “你又是哪里冒出來的狐族?”千獸頭都不回的對誅瑯君說。

    “呵呵,我可是青丘狐帝,也是你爸爸。”

    “什么?”

    “我說,我是你爸爸。”以為千獸沒聽清楚又重復一遍。

    千獸猛踩剎車,車轱轆發出一聲令人牙酸的長嘯,停在了馬路中間。不顧后車不滿的一個勁按喇叭,千獸回身抓住誅瑯君的領子。“你再說一遍!”

    “再說多少遍都是一樣,不過你就這么對你老子無理的?”

    誅瑯君反手抓住千獸的胳膊,用力一捏,可以聽到骨骼被擠壓的聲音。

    “這還在路上呢!你們干什么!”毅一巴掌拍向誅瑯君的后腦,另一巴掌直接把千獸打回駕駛座。

    “唔……姐姐你打我干什么,我這是在教育兒子呢。”誅瑯君不服。

    “你一個生了兒子不顧不問的,想讓他對你有什么感情?”

    “我……我哪有……我可是一直看著他成長,只不過我派去的那只狐貍死了,否則他也不會被你家那位帶回去吧。”

    “——你~什么意思!”千獸睜大了雙眼,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著。

    “當年我是把你和你妹妹扔在了那戶人家,但是你得知道,若是當年我帶你們回青丘,那么青丘山摧毀的時候,你們也就不復存在了。”誅瑯君冷靜的說道。

    “千獸……有些事你得慢慢理解,雖然你這個父親很不是個東西,但……你能有今天也得靠他。”毅說。

    千獸根本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他默默地轉過身去,繼續開車。

    誅瑯君懶洋洋的靠在毅的身上感嘆道。“誰讓我是個十惡不赦的壞蛋呢,現在我只剩下這一魂一魄,能茍且偷生已經不容易了。”

    誅瑯君望向毅看著紅鶴百感交集的面容,此刻他也何嘗不是……【原來當父親這么累啊……】

    幾小時后,他們回到了住處。一開門就看見子夜趴在沙發上,嘴里叼了一根辣條半睡半醒的盯著電視看。她腳底下是碧羅那個沙雕的原型。見有人開門了慢慢轉向這里。

    “子夜?你們怎么在這?”千獸詫異。

    “啊……老爸……你上回給我們的錢用完了。”子夜迷迷糊糊的站起來,看了旁邊的幾個行李箱一眼。

    “……”千獸無語。“明天再說。”

    “好……嗯?又是一只狐貍?”

    子夜注意到了千獸身后的誅瑯君,突然來了精神,啪嗒啪嗒跑過去圍著他轉了好幾圈。

    “誒誒誒——!你是哪來的啊?”

    誅瑯君笑著,一把捉住圍著自己繞圈的子夜,像抱小孩一樣從腋下伸手將子夜舉起來。

    “誒——!”子夜沒料到會被突然捉住,頓時一驚,尾巴自然的蜷縮起來。

    “我?我是你爺爺。千獸啊,你看看我這孫女多隨我~”誅瑯君說著露出他的9條大尾巴,果真顏色都和子夜的一樣。

    “你……你是我爺爺……”子夜不敢相信的看向千獸。

    千獸不語,轉身進了房間里。

    紅鶴尷尬的笑笑。“那個……和我來吧,你們先住我以前的房間。”說著示意毅他們跟著自己上樓。

    誅瑯君很喜歡這個孫女,又在懷里盤了一會兒才放她走。跟著紅鶴來到房間,期間沒有什么對話。紅鶴很貼心,為了方便給兩人找來了現代人的衣服。由于誅瑯君和千獸的體型很像,所以都是千獸的衣服。

    拿著那些衣服誅瑯君又開始感慨了。“我老嘍,不中用嘍,還要撿兒子的衣服穿。”

    毅翻了他個白眼。“在這里能稱得上老的,只有我吧。”

    聽到毅這么說,誅瑯君噗嗤一笑,一頭倒在床上。“姐姐哪里話,雖然從遠古開天辟地就存在了,但是姐姐一點都不老。”

    “我就不打擾了您們了,早點休息。”說完紅鶴便要離開。

    “紅鶴!等等!”毅叫住他。

    “……?”

    毅輕輕拉住紅鶴的手,仔細端詳他的面容,這一世生的與前世一般無二。同時,紅鶴也在端詳毅,原來他們是如此相像。

    “你的身世……你沒有向明的記憶,可你應該知道,你就是他……”毅的眼神里充滿了慈父對孩子的無限的愛。

    紅鶴被這個陌生人的愛緊緊圍繞,這是他從出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親人對他的愛,與千獸給他的不同,這個感覺會讓他那么的安心。此時此刻,眼前的這個陌生人已不在陌生,就好像離別多年的親人,感情如此的深厚。他甚至什么也不用想,直接投入這個陌生人的懷抱就好。

    “我……又何嘗不想想起那些關于我的記憶,但是現在我肉體凡胎,與玉狐哥也并不能長久……我也不希望玉狐哥隨我而去。”

    “傻孩子,有我在,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回復的。”

    “可世間經歷的人生又太可怕,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想怎樣了。”

    “孩子,長生的確是一種詛咒,他會耗盡你所有的期盼。但是……只要和愛的人再一起,你又不會覺得可怕了不是嗎?”說著,毅將紅鶴抱入懷中。“我已經活了不知多少個日日夜夜,多少個天道輪回……我早就厭倦了這種生活。”

    “……”

    “我甚至盼望著死亡的降臨……本以為交替罪惡可以魂歸混沌放下一切,可誰知道命運又不允許我就這樣離去……”說著毅看向了正深情的看著自己的誅瑯君。“我遇到了他,等待我上萬年的狐貍,是他讓我又有了活下去的決定。”

    “我明白了……”

    “好孩子,沒有什么比的上你的愛……”毅拍拍紅鶴的肩膀,送他出去。

    紅鶴走了一段,回過頭看見毅還望著自己,他的眼神告訴紅鶴他在盼望著什么。

    紅鶴抿了抿嘴,調整了一下心態轉過身來,沖毅露出一個安心的微笑。“晚安,爸爸。”說完,慢慢轉身離開了。

    淚水從毅的眼角滑落,終于……終于又聽到他叫自己爸爸了……此刻毅感覺到了內心深處,那片空洞被填滿的舒適感……

    安靜的夜被陣陣羞澀的呼吸打破……

    千獸與紅鶴的房間里,兩人大汗淋漓相擁而眠。在這之前紅鶴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在千獸身上,他也希望千獸能夠接受他這個不稱職的父親,擁有美滿的家庭。不過,千獸的回答似乎都在行動上了……

    另一邊老年人的房間里,誅瑯君壓在赤裸的毅身上不斷進攻,親吻著他每一寸肌膚。毅的身體隨著誅瑯君的抽動上下搖擺著,下體的不適和疼痛也沒讓他想要反抗。

    “毅……姐姐……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誅瑯君越發的猛烈,他的每一個沖撞都在宣誓著對毅身體的所有權。

    “唔啊……疼……你能慢點嗎?”毅無力的錘著誅瑯君滿是汗水的胸膛,眼角飆淚。

    “不行啊姐姐,我一碰你就很興奮,我真的恨不得將你貫穿。”誅瑯君喘著粗氣又向更深處猛頂了幾下。

    “啊……你這個混蛋……唔嗯——!”

    誅瑯君將毅翻了個身,從后面再次挺入。這次他溫柔了許多,啃著毅的肩膀,雙手在他胸前和下體不停地游走。“姐姐,想玩點別的嗎?”釋放之后誅瑯君抱著精疲力盡的毅喃喃著。

    “你都玩了多少花樣了……我看再過幾天我就要死你身下了……”毅無力的靠在誅瑯君身上,下體已經不堪入目了。

    “這次保證伺候好你~哥哥~”

    “——!”

    誅瑯君突然變化成女人騎跨在毅的身上,將毅的那根慢慢放入自己的體內。這也是她女性時的第一次,伴隨著綻放后的痛楚,誅瑯君開始抽動,逐漸的兩人都舒爽起來。

    “哥……哥哥……如何?”誅瑯君女體要比毅的體型還要小很多,也就和子夜那個身材才不多。這么一上一下在毅身上坐著,也沒顯得有什么重量。

    “好舒服……哥哥換你來動嘛~”

    “不害臊……”毅這會兒有了些力氣,伸手環住誅瑯君的腰將她放倒,自己順勢壓上去。“那讓你舒服個夠。”

    “呵呵,那快點,誅兒都等不及了~”

    毅滿足了她,像他剛才對自己那樣狠狠的報復了回去。

    “啊啊啊!好舒服!哥——哥哥!”誅瑯君弓起腰,體內撞擊的那個敏感地帶令她渾身猶如過電。

    “誅兒……”毅就好像怕對方會逃跑一樣,死死抓住對方的腰。這一次恐怕他把這禁止了上萬年的欲望都給釋放了。

    等毅在誅瑯君身上滿足之后,誅瑯君才喘著粗氣悠悠的笑道。

    “哥哥!你這是在報復我嗎?”

    “誰讓你那么不知輕重。”

    “呵呵,姐姐你舒服完了就又輪到我了。”說完誅瑯君又變回男性撲向毅。

    “呀——!你好煩啊!有完沒完!!”

    “沒完~”

    “@%×√=”咒罵。

    總之這一夜真是沒完沒了的瘋狂……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sovmmj.tw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冥王你的愛》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18745193677
發表于 04-07 18:50
漫畫太累人.........
 
腐朽的世界只有我
發表于 01-05 10:58
可關注我的微博,被囚禁的女王獲得最新漫畫作品,有妖氣漫畫禁播的圖片都在~也可以關注QQ1690372614相冊查看,各種同人圖片~
 
游客
發表于 11-16 14:39
求更
 
csjsdmn
發表于 09-18 19:24
大大加油(? ??_??)?更新!!!!我支持你哦(?-ω-`)
 
腐朽的世界只有我
謝謝,因為工作一直都有脫更T^T(發表于 09-27 23:07)
 
腐朽的世界只有我
發表于 08-19 14:44
還沒有
 
幻雲
發表于 08-15 11:46
還有嗎?已經完結了?(?í _ ì?)
 
幻雲
發表于 07-20 07:22
千獸吧
 
腐朽的世界只有我
發表于 07-06 23:24
快完結了~還有番外,他們的過去不知道讀者們感不感興趣
 
幻雲
感興趣( ?▽` )(發表于 07-08 10:02)
游客
大大,冥王最后會跟誰在一起???(發表于 07-13 13:27)
腐朽的世界只有我
你希望他和誰在一起呢^O^(發表于 07-16 20:18)
 
幻雲
發表于 07-05 15:58
︿( ̄︶ ̄)︿加油?
 
幻雲
發表于 06-09 08:35
大大節日快樂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BL小說總榜
最新BL小說
电子游戏平台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