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極品男神章節列表 > 極品男神_血色羈絆 Chapter LXⅨ

極品男神 血色羈絆 Chapter LXⅨ

    柏文拖著沉重的步伐移動到了他被分配到的房間,按照約定安斯艾爾尾隨他而來。關上門,他們終于有了獨處時間,柏文松了口氣,盡管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立場并不輕松。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按照自己目前饑餓程度還有之前和棘密魑親王的對話來看,估計沒有三天也該有兩天了。由于昏迷前受了重傷,消耗了大量的體能恢復,所以這會兒身體還是有些乏力。柏文望見房間角落備好的血瓶,給自己了倒上了一杯,在咽下血液的同時癱坐在了床上。他的房間并不遼闊,一扇門、一扇窗,一眼就可以望到底,幾乎沒有任何粉飾的墻壁,不過是裝了一盞壁燈而已,映見的家具更是寥寥無幾。這樣也不壞,至少他和安斯艾爾的距離可以更近一些,柏文這樣想著。

    飲完血后的柏文感覺舒暢了不少,腦子也終于逐漸開始變得清晰起來。他躺在床上,目光卻從未從安斯艾爾的身上移開過。真的是安斯艾爾啊……如果真的是他的話,此刻的柏文估計有千言萬語想對他說。可惜他不是,不管柏文說什么恐怕也不會有任何的回應。如果是安斯艾爾的話,怎么可能連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刺穿他的心臟呢?

    盡管如此,柏文依然不舍得將目光從他身上收回。柏文起身走近安斯艾爾,雙手緩緩地摟住他的脖子,然后拉近兩人的距離。這個距離能讓他清楚地嗅到安斯艾爾身上熟悉的味道,他懷念的味道。可即使是如此近的距離,他依舊看不到安斯艾爾眼中任何的波瀾。他想他是真的愛上安斯艾爾了吧,不然該如何解釋他此刻的失落,仿佛比之前安斯艾爾用利刃刺穿他時更疼?

    也好,這樣他才能確信自己的感情并不是因為任何其他的原因,不是因為受了血液的影響,也不是因為受了安斯艾爾的蠱惑,此時此刻他的確能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對安斯艾爾抱有著怎樣的情感。往往只有失去之后才會懂得珍惜,柏文將頭靠在了安斯艾爾的肩上,抱得更緊了些,直到他能清楚感受到他的體溫。“我會救你的。”柏文在他的耳邊悄悄地立下了誓言。不管安斯艾爾變成什么樣子,變成了一副冷冰冰的傀儡也好,不認識他也罷,他都會義無反顧,就像當初安斯艾爾對他那樣。柏文似乎終于有些明白了,為什么當初安斯艾爾會對他如此執著,即使他從來也不領情,可能愛情就是一種無法用三言兩語就能解釋清楚的感情吧。也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他竟會如此眷戀安斯艾爾深情望著他時的眼眸,甚至他在耳邊的呼吸聲都令他懷念。

    柏文拉著安斯艾爾一起倒在了床上,連續好幾天的身心勞頓讓柏文快要堅持不下去了,但腦海中除了想著關于安斯艾爾的事情之外,他還得思考慮許多他即將面臨的大問題,比如明天該如此面對棘密魑一族之類的問題。難道真的要他背叛自己的家族嗎?柏文看著安斯艾爾平靜的側臉就知道自己別無選擇,他是不可能把安斯艾爾交給任何人的,即使要他因此背負上叛徒的罪名也無所謂。但他也沒天真到真的完全信任魔dang,至少他應該趁此機會找出如何破解安斯艾爾身上的束縛,還有為他們之后的去從做打算……嗅著熟悉的味道,柏文很快便忘記了思考進入了夢鄉。

    說來也諷刺,明明身處敵人的陣營,還是被脅迫的俘虜,卻是柏文長久以來睡得最安穩的一次。若不是被一陣敲門聲吵醒,柏文寧愿就這樣和安斯艾爾一起賴一天的床。

    “柏文殿下,我們親王有請。”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柏文沒打算逃避,為了安斯艾爾他也只能繼續往前走,走一步是一步。柏文穿戴好后被帶到了魔dang的會議室,里面除了昨天就打過照面的棘密魑親王之外,還坐著勒森魃親王,魔dang兩大巨頭齊聚一堂,可當真是看得起他啊。

    “為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梵卓族的柏文王子,我們很高興能和你合作。”幾句客套話說完后,棘密魑親王就直奔主題,“接下來就讓柏文王子為我們介紹下密dang這次的排兵布陣吧,記得要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眾目睽睽之下,身處魔dang的大本營,關鍵是安斯艾爾還是他們的人質,柏文知道自己別無選擇,只能照實說。但他幾乎都只是在回答棘密魑親王的問題而已,比如他們軍營總部的方位,還有分組情況,以及結界的輪班時間等。柏文知道這樣做的后果,很可能會給他們的聯盟帶來極大的威脅,也許會因為他透露的信息而死傷無數,可目前他確實沒有任何辦法,就算他可以偉大到犧牲自己和安斯艾爾,恐怕眼前的這兩位親王有的是辦法逼他就范。

    只不過有件事他并不打算告訴棘密魑親王,那就是關于喬凡尼族的動向。喬凡尼族作為中立族已經安逸了好幾百年了,除了經商之外他們對血界的向來不愛過問,也不喜歡摻和其中。這次也不例外,外頭并沒有聽到任何喬凡尼族參戰的消息,所以魔dang幾乎沒把他們當成敵人來看待。可柏文知道,尤金答應了他的請求,按照時間來計算,尤金這會兒應該已經到達魔界了,他們承諾了喬凡尼族相當大的利益,相信在不久之后他們一定會有所回報,柏文也只能如此希望了。

    他并不相信棘密魑親王會如他所承諾的那樣,在戰爭結束后把安斯艾爾變回原樣然后放他們離開。他們所謂的戰爭結束意味著魔dang的勝利,如果血界任由他們支配,那他們這些異族貴族根本連當他們的手下都不配,到時他還有什么資格跟棘密魑親王談條件,而堂堂親王又怎會顧忌一個區區手下敗將的請求?所以當務之急就是得在這期間盡快找出恢復安斯艾爾的辦法,然后想辦法從這里逃出去。

    會議結束后,柏文又被人帶出了房間。他們對柏文的防備不算太高,除了走廊上站了人限制了他外出之外,并沒有人專門監視他,可能是因為他們確信掌控了安斯艾爾,也就等于完全掌控了柏文。回到房間后柏文開始做了一些計劃,一路上他記住了所有經過的路線,還留意了下通道里的房門,大概能畫出一小部分的基地地圖。照理說這里是魔dang的總部,那么他們的實驗室也一定離這里不遠,這里面肯定有關于安斯艾爾的蛛絲馬跡,他必須得想辦法潛進去一探究竟。

    在柏文被軟禁的期間里,外面的戰事依舊十分吃緊,魔dang的傀儡軍團加上先進的武器,即使對抗整個血界他們也仍舊占著上風。而此時尤金正身處于第三層地獄——瑪門的宮殿。這里處于第三層地獄和第四層地獄的交界處,是目前血族目前所能踏進的最深層地界。偌大的宮殿就坐落在怨河岸邊,四周開滿了鮮紅的曼陀羅,在魔界也算得上是道美麗的風景。尤金對這宮殿并不陌生,早在一百多年前他就曾踏足過這里,算是這里的常客,盡管如此他也無法預測這座宮殿到底有多大,從外面看根本望不到邊,而從里面看,無數條通道錯綜復雜,根本沒人知道通道的盡頭在哪兒。

    地面鋪的是被打磨得光滑的魔石,墻壁上鑲嵌這無數的寶石,而柱子則是用黃金雕刻而成的,這座宮殿比潘地曼尼南只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它的主人可是瑪門啊,魔界,不對,是他們所認知的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根本不缺錢,坐擁金山銀山,可他依舊喜歡不擇手段地賺錢,純粹就是因為貪婪而已。正是因為如此,他的宮殿比起其他幾位魔界統治者人氣要高不少,每天都有不少人拿著巨大的籌碼找他辦事,尤金也是。

    他被帶到了一個巨大的會客廳,像個劇場一樣,中間有個小型的幕布,周圍坐滿了人,少說也有百來號人,而中間的幕布會時不時地顯示出來賓的名字,被叫到的人才有機會親自見到瑪門。播放的名字自然不是靠什么先來后到,而是根據出價的高低由瑪門親自挑選,如果出價不夠高,入不了瑪門的眼的話,恐怕就白跑一趟了。

    但這次尤金很有自信,血界這么一大筆買賣,相信瑪門絕對不會不動心的。果然沒過多久,尤金的名字就出現在了幕布上,在一眾羨慕嫉妒的目光下,尤金被帶去了瑪門的臥室。

    為什么會是臥室?那是因為方便。隔著門尤金就能聽見臥室里頭一些不堪入耳的聲音,他是個見多識廣的人,對此早已見怪不怪,更何況瑪門可是個十足的魔族。推開門,門口處有張小辦公桌,桌前唯一的一張小椅子就是尤金的座位。瑪門的臥室比宮殿走廊還要奢華,就連地磚都價值,對同樣喜愛金錢的尤金來說這里簡直就是夢寐以求的天堂,所以瑪門最喜歡的地方就是他自己的臥室,里面有他所有最喜愛的東西。但同時他又很討厭別人踏足他的臥室,所以才會在門口處設立一張小辦公桌,只有必要見的人他才會允許那人進來。

    瑪門正慵懶地躺在床上,享受著奴隸們的伺候。尤金往房間里掃了一眼,形形色色的奴隸起碼有十來個,目測他們都是被送來充當交易品的,這些也算是瑪門的財富,畢竟像這些高級血統的奴隸,放到市場上賣的話也值好些錢。

    “尤金,你可真是我的搖錢樹,這次出手可真是闊氣啊。我記得上一次你出這么大手筆的時候,還是一百多年前吧?”關于錢的事,瑪門總是記得特別清楚。他對尤金的印象很深刻,大約在一百多年前,這名名不見經傳的血族少年竟然只身前往魔界來找他,并且賭上了自己整個家族的全部家當和他做交易,光是這份勇氣和膽識就足夠令人印象深刻了。

    這次和一百多年前不同,那時候的喬凡尼族只是個落寞的血宿,而血界的經濟也遠沒有現在這么發達。而這次他帶來的是整個血界十分之一的財富來與瑪門做交易,這樣的大手筆怎叫人不動心呢?

    “這只是定金,如果您能幫我們成功擊退魔dang、平息戰亂的話,事成之后我會再付您定金雙倍的價錢。”

    瑪門思考了一會兒,笑著道:“你知道魔界和血界有規定是不能互相干涉的吧?萬一我插手此事被別人知道了,尤其是被那群煩人的神族知道了,說不定會給我們魔界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以您的能力,應該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吧?”尤金也不是第一次來跟瑪門做交易,他當然知道瑪門才不會因為這點小問題而放著眼前的一大筆錢不賺,他之所以那么說,不過是為了想和他抬抬價而已。

    “話雖如此,但你們目前什么資料都沒掌握,我如果這時出手的話,想不引起注意是不太可能的。再說地獄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萬一引起了騷動,我可不敢保證別人不會出手制止我。”地獄也有地獄的規矩,就算是統治者之一的瑪門也不能說破規矩就破,畢竟還有路西法他們盯著呢。

    “這點我會考慮的,盡量不讓您麻煩。只要您愿意幫助我們的話,我會盡量找一條輕松點的路線,到時候只需要借助您一點力量就好了。”

    瑪門又停頓了一會兒,揮了揮手示意讓奴隸們退下,整個房間只剩下他們兩人。瑪門從床上站了起來,雙腳踩在璀璨的寶石上走向尤金。他未著寸縷,全身上下就只戴著黑色的耳釘,與他一頭長發的顏色一樣,襯得他的肌膚格外的雪白。他和普通的魔族不太一樣,他屬于墮天使,所以在外表上不但和丑陋的魔族不同,反而和神族十分相近。他很美,看著他尤金不由自主地這樣想著。

    瑪門伸手撫摸著尤金的臉頰,微微低下頭在他耳邊輕聲問道:“老實告訴我,這筆生意你們賺多少?”

    照理說尤金不該說實話,因為一旦說出口就代表他失去了主動權,可對方是瑪門啊,他又怎么會有主動權呢?“五。”

    瑪門嘴角揚起,道:“我要七。”

    尤金面色犯難,向后退了一步。如果瑪門要七的話,那他們就只剩下百分之三了,再除去他們接下來要做的情報,這次行動所要承擔的風險,才分到百分之三實在太低了。“這件事絕對不會像您想象得那么麻煩,而且我能承諾給您的數目也不算低,是根據以往的委托來計算的。而且促成這件事對您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按照血界目前的增值率來看,只要能繼續維持魔界和血界生意上的來往,這利潤絕對會提高。反之如果血界因為戰爭的事情減少了生意上的往來,恐怕要過好幾年才能恢復現在的經濟狀態。”

    “可現在只有我能幫你,如果我拒絕你的話,你只會面臨更大的損失,更別說還有百分之三可以賺了。”

    “但如果您不接受的話,您也會面臨損失。這幾年血界的生意越做越大,每年的收入您最清楚了,只要您肯幫我們度過難關,今后我依舊會是您的搖錢樹。”

    瑪門哼笑了一聲,敢這么跟他討價還價的人也就只有尤金了。“我們各自退一步好了,我要六,不能再少了,趁我還沒改變主意之前。”

    尤金的腦子里閃過許多計算,如果給瑪門六的話,那么他們就是四,如果事成的話,按照每年的增值率,他們大概能賺……“生意談完了,你是不是還得付我點接見費?畢竟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呢。”尤金腦袋里的計算被瑪門的話打斷,他差點忘了他還呆在瑪門的臥室呢。尤金解開了自己的衣衫,露出大片的胸膛。“這樣夠嗎?”

    “那得看你接下來的表現值多少錢了。”瑪門拉著尤金的手上了自己的床……就身價而言,喬凡尼族在血界可是首富,而尤金作為喬凡尼的皇子,其能力在他父親之上,這樣算來尤金可是血界最貴的人。只要是貴的東西,瑪門總是難以克制自己的欲望。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sovmmj.tw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極品男神》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匿名
發表于 03-28 18:21
海量耽美精品資源  查看網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發表于 03-28 16:33
海量耽美精品資源  查看網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依月雅
發表于 11-16 06:34
終于。。又可以寫安斯艾爾了-  -  正劇劇情就是好麻煩吶,其實我就想寫點輕松甜蜜的片段誒。。
 
依月雅
發表于 08-08 02:10
我遵守承諾更新了,之后的兩個月會常更的,大概一個禮拜至少兩章吧,具體還是看自己靈感。
我知道隔了很久,連我自己都要重新看一下前面的,大家多擔待,剛忙完就更新了。
答應不坑的一定不坑
 
鬼風
嘻嘻 等到了 (發表于 08-08 10:01)
 
依月雅
發表于 06-06 17:19
真的要停更一段時間了。我這學期學業繁忙。。看來更新要等到八月了。。但我保證不坑
 
匿名
發表于 05-09 20:18
海量耽美精品資源  查看網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發表于 05-08 17:03
海量耽美精品資源  查看網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發表于 05-08 16:45
海量耽美精品資源  查看網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發表于 05-01 21:37
大大偷懶了
 
鬼風
發表于 04-13 23:20
大大加油寫文慢慢來別累倒自己了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耽美原創小說總榜
最新耽美原創小說
电子游戏平台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