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鳳于九天(全23卷)章節列表 > 鳳于九天(全23卷)_27 第二章

鳳于九天(全23卷) 27 第二章

    佳陽城守府里。

    府中最大最華麗的寢室中擠滿了人,卻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音,一切仿佛凝固了,靜到極點,連一聲咳嗽也不聞。

    容恬、容虎、烈兒、秋藍等侍女,以羅登為首的一大群憂心忡忡的蕭家干將,還有最近才被自己的副將打包送給鳴王的佳陽城守孔葉心,此刻,都正圍繞在寢室中那張大床旁。

    所有人的視線,都停在床上沉沉入睡的鳳鳴臉上。

    另一個無法觸及的夢的世界里,正在發生著什么呢?

    在入夢者尚未醒來之前,沒有人能給出答案。

    等待是天底下最難忍受的事。

    容恬從鳳鳴入睡后就一直坐在床邊,深深地凝視著他,姿勢絲毫沒有變過,剛毅的臉上平淡無波,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秋藍和秋星也“聽”孔葉心說了心毒的事,知道鳴王這次入睡很可能會見到離王真正的陽魂,想到鳴王這么害怕離王,現在卻要孤零零去面對那可怕的男人,既擔心又心疼。

    鳳鳴剛剛入睡,她們就忍不住哭了。

    但她們絕不敢驚擾中毒的鳴王,都死死捂著小嘴無聲地流淚。

    所有人中,臉色最難看的是蕭家人。

    蕭家是典型的行動派,蕭家殺手團可不是說著玩的,這么多年以來,只有人家怕他們的,哪吃過這種無法做聲的悶虧。

    明明利刃在手,高手成群,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少主去只身赴戰,像那佳陽城守說的,這是陽魂和陽魂的單獨較量,旁人無從插手。

    去他的陽魂!

    去他的單獨較量!

    真恨不得咔嚓一劍,叫離王那個下毒黑心的混賬陽變陰,人變鬼!

    唉,只能呆站在床邊,這感覺真窩囊。

    崔洋站在羅登右邊,以殺手特有的犀利眼神緊緊盯著少主精致的臉龐,不放過任何一絲最微不足道的變化,仿佛這樣就能推測出這場陽魂之戰的內情。

    可恨卻什么也瞧不出來。

    少主似乎睡得很香。

    難道我們就什么都不能做嗎?

    崔洋忍不住低聲道:“如果孔城守的推測沒有錯,現在少主應該正和離王碰面。如果少主目前正陷于不利情況,我們當機立斷把少主叫醒,是不是比較……”

    房中靜得掉一根針都能聽見,他雖然說得很小聲,但相比之下卻不啻于大嗓門的嚷嚷。

    說到一半,所有的目光轉了方向,齊刷刷向他射來。

    崔洋趕緊閉嘴,以為自己貿然開口,打破沉默,惹來眾怒,正等著挨罵。

    不了,卻聽到耳邊接連出現松了一口氣的聲音。

    冉青用不會驚擾到鳳鳴的小音量說,“我也正有此意,我的老天,這樣沒有盡頭的等待真要命,我寧愿赤手空拳去和黑熊打一架也比受這種煎熬好啊。”

    身邊幾個蕭家年輕高手雖然沒吭聲,卻紛紛點頭。

    他們也憋慘了。

    “不許輕舉妄動。”羅登板起老臉,威嚴地掃了這群年輕人一眼,“如果事情這么簡單,西雷王會一直坐著不動嗎?大事當前,最忌心浮氣躁,亂作主張。你們之中有人比孔城守更了解心毒是怎么一回事?貿然打斷少主和離王的陽魂相遇,如果傷到少主,或者讓少主無法醒來,你們負的起這個責任?如果洛云在,他肯定不會……”

    說到不明下落的洛云,蕭家人,包括羅登自己的臉色都更為難看。

    羅登不再往下說,只輕輕嘆了口氣。

    又把目光轉回到躺在床上的鳳鳴身上。

    羅登雖然不是殺手團主管,但在蕭家資格夠老,而且蕭家又最講究等級和資格,崔洋等人受到他訓斥,都垂下頭,不敢再做聲。

    孔葉心對于鳴王身邊的小團體來說,明顯是個新丁,所以他一直很本分地待在床的外圍,一聽崔洋提議弄醒鳴王,這位說話結巴的城守達人就有點著急了。

    趕緊把筆沾了墨,刷刷刷寫起來。

    等他寫完,羅登已經訓斥完畢。

    以防萬一,孔葉心還是小心地戳了戳崔洋的后背,等崔洋轉過頭來,便把手里剛剛寫好的字伸過來,請他看一看。

    上面寫道——拓照族秘法非常詭異,鳴王陽魂如果是被離王召入夢中,強行驚醒可能會傷害鳴王的陽魂。不可冒險,不可冒險。

    他連寫了兩個不可冒險,顯得很是擔心,頻頻往崔洋臉上看,瞧他是否領會。

    崔洋點點頭,低聲道:“多謝指點。”

    英氣的臉上露出一絲莽撞后的羞愧。

    其實崔洋他們從小被挑入殺手團培養,絕不是心浮氣躁之人,但老主人和夫人一起消失,洛云生死不明,少主中毒危在旦夕,不祥之事情一件接一件出現,難免就沉不住氣了。

    “鳴王動了。”忽然,容虎沉聲道。

    這一聲,頓時把大家神經扯到最緊。

    冉青等高手經過常年訓練,目光銳利,和容虎同時注意到鳳鳴精致的眉腳輕輕糾了糾,仿佛就快醒來。

    情不自禁之下,眾人身子都往大床的方向傾斜,秋藍和秋星更是緊張得小手搗在心臟的位置,濛著淚霧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

    容恬更不用說,他是第一個發現鳳鳴臉上有變化的人,早就微俯上身,把長著薄繭的溫暖手掌輕輕貼在鳳鳴鬢角上,令人安心的嗓音低沉地問,“鳳鳴,你醒了嗎?”

    等了片刻。

    鳳鳴的睫毛液若有似無地動了動。

    開始是難以察覺地微顫,漸漸的顫得厲害了,仿佛要從沉睡中醒來,眼瞼卻有千斤重一樣。

    眾人不由自主屏住呼吸,都很不得幫他一把,卻又都不敢輕舉妄動,捏著心等他獨自從困境中掙扎出來。

    揪心的等待中,烏黑濃密的睫毛終于緩緩掀起。

    “唔……”鳳鳴鼻子里發出一聲懵懵懂懂的呻吟。

    “鳴王醒了。”

    “少主。”

    “鳴王?”

    “哇!”鳳鳴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一瞟,猛然怪叫一聲。

    “怎么了?怎么了?”

    “鳴王,怎么了?”

    “你們搞什么鬼啊?嚇人嗎?”鳳鳴一骨碌從床上坐起來。

    一醒來就看見頭頂上方這么多雙眼睛,嚇了他一跳。

    不過,無須眾人回答,他立即就意識到這是怎么回事了。

    容恬從床邊伸過手來,鳳鳴下意識地就挨他身邊去了。

    眾人早就等得心焦,見他終于醒來,七嘴八舌問道。

    “少主,你真的夢見離王了嗎?”

    “若言和鳴王交談了嗎?”

    “那個壞人有沒有欺負你?”這是秋星問的。

    孔葉心說話不夠其他人快,寫字卻很有效率,激動地刷刷寫了一張,送到鳳鳴眼前,問他——陽魂相遇,是否真有其事?

    不等鳳鳴開頭,他又意猶未盡地在上面再加上了一句——鳴王可以確定那是另一個人的陽魂,而不是鳴王自己夢出來的形象嗎?

    瞅著鳳鳴的視線略帶激動。

    這個看起來膽小的家伙果然是學術派的,一涉及到陽魂什么的討論,就露出一點狂熱的勁頭來了。

    鳳鳴一醒來就被他們問得腦子成了一團漿糊,左看看右看看,不禁問正用一雙長臂摟著他的容恬,“你沒問題問我嗎?”

    容恬轉過頭來審視了他一眼,淡淡道:“你這次醒來,身子并沒有像從前那樣一陣陣發抖,看來,孔葉心的猜測很有道理,你的夢真的發生了變化,是嗎?”

    “嗯嗯,確實是這樣。”鳳鳴點頭。

    向孔葉心投去一個佩服的眼神。

    環顧周圍那些關心他的人們,鳳鳴說,“大家不要急,我才剛醒來,起碼給我幾分鐘清醒一下,安靜,安靜。”兩手舉起來,往半空中虛虛一按。

    大家立即安靜下來。

    鳳鳴沉吟了一下,才說,“我剛才做的那個夢里,是有若言出現。不過,我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性質。是若言的陽魂呢?還是,只是我的潛意識在作祟?這樣吧,我先說說自己夢見了什么。”

    他清清嗓子,開始一五一十,童叟無欺地說起自己的夢境。

    眾人都露出認真聆聽的申請。

    講故事一向是鳳鳴最杰出的本領,這一次雖然是個夢,一樣被他講得有曲有折,gao潮迭起。

    說到若言一伸手就往鳳鳴身上抓時,秋星嚇得花容失色,全靠體貼的尚再思在她身后推了她一把。

    聽鳳鳴說他后翻身躲了過去,她才松了一口氣,拍著酥胸道:“好險。”

    轉過頭去,微紅著臉,感激地瞅了尚再思一眼。

    鳳鳴繼續往下說,大家一邊聽著,一邊在腦海中浮出當時的情景,容恬聽得最為仔細,不時開口問一兩個問題,例如夢中離宮的軟席式樣,是否有其他人出現在夢中。

    鳳鳴一一回答。

    “所以,后來為了拖延時間,我只好和若言玩真心話大冒險。”

    所有人一愣,齊問,“什么是真心話大冒險。”

    “這是一種我故鄉獨有的游戲,猜拳決定輸贏,輸的人要選擇真心話還是大冒險。”為了讓眾人明白這種他們從來沒有玩過的游戲,鳳鳴把規則詳盡地解釋了一遍。

    接下來,就發現所有人都用看傻瓜一樣的眼神看著他。

    “呃,你們干嘛這樣看著我?”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一會,冉青才硬著頭皮說,“少主和若言比猜拳,是不是有點……有點……”

    “有點什么?”

    容虎說,“若言的武功不錯,鳴王和他猜拳,真的有點吃虧。”

    冉青趕緊點點頭,非常感激容虎幫他補充了最后一個詞。

    其實他是想說“蠢”這個字的,但這對少主實在不敬,所以最后還是默默吞回了肚子。

    容虎所用的“吃虧”就相當委婉了。

    不愧是西雷王調教出來的人才。

    鳳鳴不解地問,“我知道若言武功好啊,但我只是和他比猜拳,又不是比武。打我是打不過他,難道比機靈我也差他一截?”

    眾人心里一片哀嚎。

    您老人家真是沒常識……

    “鳳鳴,”容恬在他腦門上輕輕拍了拍,苦笑著解釋,“但凡武功好的人,觀察力,反應力還有對身體四肢的控制力,都比常人要好,像若言這種一國之君,從小就受到國內最高明的師父教導,善于琢磨別人的心理。這些條件加起來,估計在你出拳的瞬間,他已經瞧破你打算出什么了。他要贏你,自然很容易。”

    鳳鳴一愣。

    再前后一想,猛然領悟過來。

    若言,你太狡猾了!

    我是蠢材呀!

    滿臉愧色。

    羅登生怕少主面子上過不去,打圓場道:“請少主先說完,我們再討論吧。”

    鳳鳴把各自發下毒誓的事說了,不敢去看眾人鄙視的眼神。

    說到自己先贏了若言幾盤時,聲音越來越小,慚愧的紅云更是從耳朵一直蔓延到脖子。

    現在他當然知道,開始若言是故意輸給自己的。

    這奸險小人,把我當小貓小狗一樣逗著玩!

    可笑自己還呆呆的自以為有猜拳的天賦。

    “后來,若言就一直贏,再也沒有輸過。”鳳鳴耷拉著腦袋。

    這個結果,不用鳳鳴說,大家都能猜得出來。

    冉青看他一副羞愧難當的樣子,心里也不好受,出言安慰道:“只不過是一個無聊的游戲,輸了也沒什么,最重要的是少主安全醒過來了。若言問問題又如何,可以回答的就回答,不能回答的就胡扯,也沒什么大不了。”

    鳳鳴嘆了一聲,“我剛才已經說了,游戲之前我們都發了毒誓。”

    冉青翻了個白眼,對少主的老實乖順無話可說。

    和王族不同,毒誓這種和天神,詛咒有關的離奇東西,蕭家人從來不放在眼里。

    如果隨便嘀咕幾句就可以有這么大的效果,還要殺手團干什么?

    何況,毒誓的對象是西雷王而已。

    又不是他們蕭家少主。

    “這么說,鳴王真的如實回答了若言提出的問題?”

    鳳鳴尷尬地點點頭。

    “所有的問題?”

    繼續點頭。

    大家都不知道該露出怎樣的表情了。

    “鳳鳴,”容恬用手捧起他垂下的臉,無奈而溫柔地問,“你到底告訴若言什么了?”

    鳳鳴嘆了一口氣,半晌,才鼓起勇氣,苦笑著道:“全部……”

    “大王,繁佳的軍報送來了。”

    簾外傳來的聲音,讓若言從夢中驚醒。

    鳴王!

    人呢?

    前一刻,那人還在他眼前吞吞吐吐,小臉皺成一團的說著“真心話”,轉眼卻……

    一股悵然若失和惱怒涌上心頭,若言霍然坐起,掀開床邊的垂簾。

    下了床,他沒有理會站在一旁躬著身,雙手畢恭畢敬呈著軍報的侍從,而是大步走到室內設下的矮幾處,雙目灼灼地盯著夢中出現的軟席。

    就是這里。

    一定是!

    他清楚地記得席上刺繡的紋路,虎形外纏繞一圈荊棘,是離國王族常用的圖案之一。

    剛才,鳴王就是坐在這軟席上,和他玩那個聞所未聞的游戲——真心話大冒險。

    那張五官出色的臉上表情是那么豐富,時而得意,時而目瞪口呆,不管哪一種都賞心悅目,整座離宮都因為他而變得生機勃勃。

    若言不由自主屈下一膝,把手掌按在軟席上,想從上面汲取到鳳鳴殘留的溫度。

    但是,軟席全然冰冷。

    這一切,究竟是否真的發生過?

    那夢中鳴王所透露的拓照、心毒、陽魂,又是怎么一回事?

    “大王?”身后傳來侍從小心翼翼的試探聲。

    奇怪,大王醒來后,竟然瞧也沒有瞧軍報一眼。

    那張不起眼的軟席擺在寢宮有大半年了,今天哪里不對勁,讓大王這么注意它?

    侍從好奇地把視線投往軟席,身前的若言忽然轉身,嚇得他趕緊低頭。

    “大王,這是繁佳剛剛送到的軍報。”

    若言接過軍報,拆開看過后,臉色平靜地說,“來人。”

    兩個王宮侍衛立即從門外進來,垂手等著他的吩咐。

    “拖下去,砍了。”

    侍從嚇得臉色像紙一樣白,跪倒在地上,磕頭求饒,“大王饒命!大王饒命!小的知罪,小的再也不敢了……”

    他嘴上雖然說知罪,其實心里糊里糊涂,不明白自己哪里惹到大王不高興了。

    把大王叫醒這是常有的事。

    實際上,這也是大王自己從一登基就立下的規矩。

    凡是軍報送達王宮,即使大王已經入睡,也必須喚醒,呈上軍報,以免貽誤戰機。從前只發生過侍從為了討好大王,沒有及時喚醒大王而被處死的,殺了幾個侍從后,再也沒有人在送呈軍報時敢耽擱半刻。

    “大王饒命啊!”

    兩個侍衛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錯事,但大王的命令誰敢質疑,二話不說,一人拽住侍從一個胳膊,惡狠狠地拖到殿門外,侍從留下一串凄厲的叫聲,“冤枉!冤枉呀!大王饒命……”

    不一會,一下慘叫響起。

    所有聲音截然而止。

    妙光一早過來請安,正好看見侍從在殿門被斬首,血糊糊的頭顱滾在地上,兩眼不甘地大瞪。

    王宮里處死奴仆本來就很尋常,她也不怎么在意,跨進殿門后,眼中出現若言的背影,他正在低頭盯著什么沉思不語。

    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卻只是一張普通的軟席,妙光不禁笑道。“王兄再這樣盯著那軟席看,它恐怕要燒起來了。”

    若言轉過身來,眼神變得略為柔和,豎起一根手指,朝她勾了勾。

    妙光像小鳥一樣輕快地走到他跟前,送給他一個甜美的微笑,聲音清脆地問,“王兄心情不好嗎?”

    “誰和你說我心情不好了?”

    “既然沒有心情不好,為什么一大早剛起床就動怒殺人呢?”妙光兩只眼睛烏溜溜地轉著,好奇地問,“那人伺候了王兄五六年了,一直很機靈,我還以為王兄很滿意他呢,他到底做了什么錯事,丟了一條小命?”

    若言淡淡道,“他吵醒了本王。”

    “吵醒?”

    妙光眼光一掠,已瞥見桌案上放著一封已經打開的信,雖看不清上面內容,但從式樣和顏色上就看出是遠方送來的軍報。

    軍報必須立即呈報的規矩,她當然也是知道的。

    王兄一向重視軍務,怎可能下令處死遵照他的命令,叫醒他并且送上軍報的人?

    妙光本來只是隨口提起那被殺的侍從,現在卻不禁上了心,暗暗奇怪。

    想要再往下問,忽然想起若言剛才輕描淡寫的態度,似乎不希望自己多嘴,不禁猶豫地沉默起來。

    對這位殺人如麻,沒人可以猜透的王兄,她心里也是有著懼怕的。

    “你一早到我這里來干什么?沒地方玩了嗎?”

    妙光忙笑盈盈答道:“我嘛,是特意過來向王兄稟告的。按照王兄的吩咐,媚姬姐姐已經搬到精粹殿,這幾天我忙得腰背都酸了,總算把媚姬姐姐的新居布置得妥妥帖帖。我還送了她一扇嵌紫貝的屏風呢,擺在內室又漂亮又雅致。王兄要不要忙里偷閑,到精粹殿看看你未來的王后呢?”

    “她答應了嗎?”

    “嗯。”妙光沉吟片刻,“她是一個又聰明又美麗的女人,不管做什么事都令人難以對她生出不好的感覺。現在,她雖然還未正式答應,但看起來又不像要拒絕的樣子。如果她最終拒絕了王兄,王兄會殺了她嗎?”

    若言淡笑道:“殺了她對本王有什么好處?容恬那種對天下有企圖的男人,很少會對至親以外的人產生感情,但是,感情一旦產生,就很難消失。媚姬即使不是他最愛的女人,但在他心中一定有某種特殊的地位,否則他落難時怎肯去向媚姬求助?把這女人捏在本王的手里,讓她為本王做做擋箭牌,讓容恬難受一下,不是很有趣嗎?”

    妙光聽著這無情的話,不禁對風姿卓越的媚姬生出一絲同情,臉上卻不敢露出半分,低聲道:“王兄英明。那么,在她還沒有應允王兄的條件之前,王兄并不打算大駕光臨精粹殿,對嗎?”

    “恰恰相反,本王這就過去。”若言目光從不遠處的軟席上滑過,腦中浮起鳳鳴和他并肩坐在上面的一幕,眼底溢出一絲罕見的溫柔,“有一個問題,本王要向她請教。”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鳳于九天(全23卷)》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游客
發表于 03-22 09:56
2019年的想起當年沒看完,以為完結了來補的!!!結果還是沒完結!!??
 
游客
發表于 03-20 22:55
2019年了
 
帝離殤
發表于 06-29 20:47
求大大更新啊~
 
游客
發表于 07-10 16:31
我的老天,這已經是2013年了,作者你在哪
 
游客
我的老天……現在2014了……(發表于 04-10 13:27)
游客
現在2015(發表于 01-27 22:02)
游客
你們……(發表于 02-03 00:07)
斐久久
明年2016(發表于 02-06 19:47)
匿名
後年2017年了...(發表于 02-11 09:58)
游客
大后年2018了……(發表于 03-12 14:07)
游客
大家數學真好(發表于 06-15 12:54)
游客
已經2017年了~(發表于 01-13 21:08)
匿名
我處于2017的時間段(發表于 01-27 01:47)
游客
2017(發表于 01-30 20:49)
游客
2017了(發表于 03-11 01:06)
游客
2017了(發表于 08-04 16:22)
游客
在過幾天就是2018年了(發表于 12-26 12:52)
游客
已經.....2018了(發表于 01-02 21:18)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3)
游客
2018年的我路過。。(發表于 02-15 04:33)
游客
2018了,我還在惦記(發表于 05-07 08:44)
游客
已經2018年(發表于 05-22 21:54)
 
匿名
發表于 05-08 23:02
海量耽美精品資源  查看網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發表于 04-21 02:12
同2018年,求更新風弄大大
 
游客
發表于 02-15 16:08
現在2018年了……??????????
 
游客
發表于 02-15 04:35
2018....不想說啥
 
花筱
發表于 09-09 12:05
作者怎么啦?為什么還沒有更新?有沒有可以看到更新的?
 
游客
發表于 07-19 10:08
鳳鳴………………感覺好傻!!!別人殺他他還可憐人家、神精病!!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BL小說總榜
最新BL小說
电子游戏平台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