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鳳于九天(全23卷)章節列表 > 鳳于九天(全23卷)_13 驚天魔術 第四章 (下)

鳳于九天(全23卷) 13 驚天魔術 第四章 (下)

    “屬下不敢。”他抬頭看了鳳鳴一眼,站起來扶了鳳鳴,不肯受他的禮,沉聲道,“屬下確實知道哪里有文蘭,要我告訴少主也不難。只請少主回答我一個問題。”

    又是回答問題?

    鳳鳴臉部隱隱抽搐。

    他這個可憐的回答問題的學生命,到離開烈中流之后還要繼續嗎?

    “你問吧……”相當無力的語氣。

    希望不是什么天下大局啊,囧囧危機啊之類要命的問題。

    “派出去探查同國消息的探子已經回來了,同國王子仍然在放話,要取決少主xing命為同國大王報仇,并且已經集合人手,在國界處等候,事到如今,少主究竟如何決定?是命令大船直入同國,和同國王子面對面較量一番,還是避開同國,夾起尾巴逃走?”

    “呃……”鳳鳴張大嘴巴,看看左右侍衛侍女。

    洛云真的沒說什么要命的刻薄話--他問了一個要命的問題。

    夠狠……

    “洛云!你別太過分了!”鳳鳴還沒怎么反應,容虎已經霍然站了起來,大步走到洛云面前與他對峙,“鳴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輪不到你洛云管。”這句話,和洛云不久前說的另一句實在很像。

    鳳鳴皺眉。

    果然,容恬派系的人馬,始終還是會和蕭家派系的人馬沖突起來。

    杜風對于這突如其來的爭端微覺驚訝,但他為人謹慎不冒昧,靜靜站了起來,旁觀事態發展。

    洛云若有若無地揚起一絲冷笑,道,“屬下怎敢管少主的去處?不過少主當日答應查探之后會下決定,現在探子已經回來,同國情況果如先前所料。此時探詢少主意向,非常合理。”

    “你這是要挾!”

    “笑話,誰敢要挾蕭家少主?”洛云還是冷笑,“他若是怕了,大可以不去,哼。”

    “你哼什么?”秋月也發火了,目露火光地瞪著洛云,“他是你的少主,你敢對他無禮?”

    洛云掃鳳鳴一眼,沉聲道,沉聲道,“一個貪生怕死的懦夫,有什么資格當蕭家的少主?”

    “你說什么?你太過分了!你給我閉嘴!”這次連秋星也憤怒了。

    雙方爭執愈加激烈,秋藍見洛云眼光又朝鳳鳴兇狠地掃過來,一個箭步向前,英勇地將鳳鳴護在自己身后。

    他們,都護著他。

    鳳鳴的心,卻驟然像被什么刺了一下。

    刺痛他的不知道是秋藍的動作,還是洛云那句“貪生怕死的懦夫”。

    “膽小鬼!”洛云輕描淡寫,吐出三個字。

    “你閉嘴!”

    “洛云!”容虎大吼,“蕭家家規你知道不知道?辱罵少主是可以處死的!”

    “處死我又怎樣?他可以變得像一個真正的蕭家人一樣嗎?”

    洛云鄙夷的語氣,像鞭子一樣抽得鳳鳴渾身一震。

    穿過容虎高大的背影,他仍可以看見洛云輕蔑的表情。

    那種輕蔑從骨頭散發出來,充滿了洛云的憤怒和不屑。

    不能全怪洛云。

    或許自己這個少主,真的讓蕭家人極度失望。畢竟,那時多少龐大的財富和勢力,需要多少世代的積累才能成就。

    這一切,卻落在絕不想接受這些的自己手中。

    “你胡說,不許你罵鳴王!鳴王是……”

    “是最好的,最厲害的,最聰明的?”洛云不疾不徐地反問,“你敢說他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你……你……”不料洛云也有這般口才,讓秋月氣憤得嬌美的嗓子完全走了調,她顫抖著說了幾個“你”,眼眶都紅了。

    鳳鳴極端難過。

    他發現,秋月他們的肩膀,都在微微顫抖。

    站在一旁,看著那些忠心耿耿,一心保護他的侍衛侍女們為他挺身而出,為他駁斥洛云的痛罵,是一種,難以形容的難過。

    他到底算什么鳴王?

    看著為了保護他的侍女,和對他失望透頂的下屬洛云相對時,鳳鳴史無前例地痛恨自己的怕死和膽小。

    憑什么?讓秋藍她們這些嬌柔的女孩,陪他這個沒用的鳴王,受這種委屈?

    不應該……

    容虎眼神一沉,威懾力十足,“你明知道同國危險……”

    “我去。”

    已經開始充滿火藥味的敵對低吼中,忽然囧囧一個輕飄飄的聲音。

    如此輕微的聲音,讓大家隔了好一會,才意識到誰在發言。

    “鳴王?”

    “啊?鳴王你……”

    “不行的!”

    “我去。”眾人的注意力都被容虎和洛云吸引,聽到鳳鳴的話后轉過頭來。

    “我決定去同國。”鳳鳴深吸了一口氣,低聲道。

    他決定得這么突然,連洛云都覺得奇怪,沉默一會后,道,“你想好才說。蕭家人說出的話,從來不會反悔。”

    “我下了決定,就不會反悔。”

    再說,不去也不行。

    鳳鳴環視客廳內幾乎為他拔弓張弩的眾人,忍住幾乎從臉上逸出的苦澀。

    能不去嗎?

    蕭縱老爹的命令明擺在那了,高手團的劍隨時出鞘,即使支持他的丞相烈中流,讓他出來的初衷,也是希望他面對風雨。

    既然逃不過,就應該站直了迎接。

    容恬,換了是你,一定不會為這種事情煩惱。

    你永遠,都是挺直了身軀,用不屑又從容的高貴姿態對待所有的危機。

    希望我能不讓你丟臉。

    “不就是去一趟同國嗎?用不著這樣看著我。”鳳鳴掃視對自己滿臉關切的侍女們一眼,朝她們勉強擠出一個微笑。

    “鳴……鳴王……”

    “聽說同國的海邊,風景很美麗。”

    不能再逃避了。

    秋藍,你們把我夸獎得如此好,真心地認為我是一個完美的鳴王。

    我希望能成為那樣完美的鳴王。

    至少應該努力一次。

    “我已經下了決定,把你的手從劍柄上一開。洛云,坐回你的位置,沒什么可爭論的了。”鳳鳴直直迎上洛云懷疑的目光。

    他昂起頭,此刻,即使僅僅為了那些保護他的嬌小的侍女們,他也必須表現出身為西雷鳴王和蕭家少主的驕傲。

    鳳鳴用他所能表現的最沉穩,最決然的語氣,緩緩道,“同國有危險,難道比離國還危險?我去過博間、繁佳、東凡、離國,憑什么不敢去同國?我去。容虎。”

    “在!”

    “起錨,我們去同國。”

    其他人都不知如何反應。

    一切異常安靜。

    隔了半天,鳳鳴才發覺哪里不對勁,“容虎,你怎么不去下令起錨?”

    “鳴王,”容虎壓低聲音道,“我們約了和小柳在這里等。”

    哦,這個倒忘了。

    鳳鳴悶了片刻,又抬頭和洛云目光對視,“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哪里能找到文蘭了吧?”

    在洛云面前擺了一趟慷慨從容的款,讓洛云這個一直瞧不起他的下屬小小驚訝之后,鳳鳴心情好了不少,語氣也比剛才緩和了。

    洛云總算給他這個少主一次面子,聽命坐回自己原來的位置,手也離了劍柄,不過表情不變,還是那副不為所動的樣子,簡單地給他答案,“蕭家沒有。”

    鳳鳴皺眉,也學他的腔調,冷冷問,“蕭家沒有?那誰有?”

    “少主的母親有。”

    “啊?”

    雖然明白剛剛做出毅然果敢的姿態后,應該保持鳴王和少主的尊嚴,露出愕然或傻瓜似的表情是非常不適宜的。

    不過聽了洛云的回答后,鳳鳴還是立即被打回原型,露出了傻兮兮的表情。

    他的老娘,永遠有很多“意外驚喜”留給他。

    “搖曳夫人種了很多。”洛云瞥了一眼,反問,“少主難道不知道夫人對奇花異草的種植很有造詣嗎?”

    鳳鳴無言。

    知道個大頭鬼啊?

    他那個親愛的老娘,把相聚的短短時間,都放在毒他和容恬的身上去了!

    這什么世界啊?

    沒有足夠的時間感嘆,杜風的聲音鉆入耳中,“多謝鳴王,如今,總算知道文蘭的下落了。”

    此人涵養真是當世無雙的搞,容虎洛云等當著他的面上演一場火爆對罵,中間還夾著幾位侍女尖叫憤罵,看完這樣精彩的表演后,他還照樣云淡風輕,臉上好奇、詫異、玩味的表情一絲不漏。

    簡直就如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多虧如此,不然鳳鳴還不知道該如何尷尬地和他把這些事情說清楚。他對杜風的知情識趣萬分感謝,忙道,“我立即給我娘寫信,請她派人送一棵文蘭到船上來。”

    雖然他不知道搖曳夫人今在何處,不過蕭縱一定知道;雖然他也不知道蕭縱在哪,不過羅登一定知道。所以問題只要拋給羅登就行了。

    鳳鳴不再看著洛云,轉臉對著杜風,盡量笑得親切淡然,“讓杜兄見笑了,大家住在一切,總有些小吵小鬧的。哦,不如請杜兄在這里多住幾日,等文蘭送到,杜兄就可以帶著安神石和文蘭一起隨我們去同國見長柳公主了。杜兄意下如何?”

    既然已經是朋友,公子公子的也太生疏了,鳳鳴自動把公子改成杜兄。

    沒想到杜兄沒點頭。

    他微微一嘆氣,“我還沒說長柳的第三個要求。”

    “哦?”鳳鳴輕拍後腦,“我倒忘了還有第三個要求,希望不會太難達成。”

    老天保佑,如果還是要什?東西的話,千萬不要是什?文蘭之類有錢都買不到的東西……

    “這第三個要求,說難不難,說易不易。”杜風觀察入微,一看鳳鳴的表情,就知道他小肚腸?面正擔心什?,首先告訴鳳鳴道,“她沒有再問我要什?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杜風道,“她要求我不要去見她。”

    眾人的肩膀又垮下一半。

    什?要求嘛?

    唉,果然癡情難纏,誰也過不去的關。

    三個要求之中,恐怕這個要求,才是最讓杜風傷心的。除了洛云之外,一干人等都把同情的目光投到杜風身上。

    杜風卻仍是哀而不傷的瀟灑樣子,淺笑著,似在自言自語,喃喃道,“我真不知道該感謝這個要求,還是痛恨這個要求。見而不見,都同樣不快活。但她既然如此相求,我又怎?能再讓她失望。”

    “那我幫你把文蘭帶給她。”鳳鳴沉吟後道。

    反正他去同國是去定了,順便幫杜風把文蘭帶給長柳,剛好也可以親眼瞧瞧那位為愛受苦的公主,算是貢獻自己一份力量。

    只希望公主的夫君,也就是同國的大王子不要一見面就宰了自己。

    這打算正合杜風之意,當即拱手,”如此,多謝了。”正式向鳳鳴行了一禮,事關長柳,所以這個禮行得非常鄭重。

    鳳鳴扶了他起來,又道,“那安神石……”

    “文蘭稍遲送到不妨,但安神石關系到長柳的病,我會另外派人立即連夜從陸路趕往同國,入宮將安神石送給長柳。”杜風道,“同國那?,也有我一些朋友,他們可以入宮見到長柳。”

    若論交友之廣,朋友之多,這位名震天下的帝王,實在沒誰可以比得上。

    這樣做非常周到,因為鳳鳴即使到達同國,也未必可以把救命的安神石送到長柳面前,這件事,交給同國內部的人做最妥當不過。

    鳳鳴點了點頭,“好,那?就說定了。我這就給我娘寫信,希望文蘭在我們進入同國國境前送到。”

    杜風忽然沉聲道,“我要走了。”

    “什??這?快?”鳳鳴想不到他忽然說走,非常不舍,勸道,“多留幾天吧,反正你去繁佳的計劃已經耽擱了。”

    杜風對長柳的一往情深雖然已經表現地明明白白,但這樣一個風liu倜儻的男子能夠留在船上,對於秋月等人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三位侍女的表情幾乎同出一轍的難過。

    “公子不妨留下,鳴王很喜歡和公子聊天呢。”

    “是啊,至少等船到了同國國境再走不遲。”

    “公子,難道有什?地方急著去嗎?依奴婢看,不如就待在船上,也好盡快知道長柳公主得到安神石和文蘭之後的事。”

    “對呀對呀!我們鳴王一定會親手把文蘭送給公主得,公主收到禮物後的一言一行,我們都會轉述給公子聽哦。只要公子肯留下來……”

    杜風聽幾名口齒伶俐的侍女七嘴八舌寬慰勸告,仍是原先那副揮灑自如的神態,淡淡一笑,目光一巡,已經和眾人眼睛觸了一觸,讓大家都安靜下來,才露出微含苦澀的笑容,反問道,“到了離她那?近的地方,我真的可以忍住不把她從同國王宮中帶走嗎?每靠近同國一步,拋棄所有相思之痛,不顧後果攜長柳私奔的念頭就膨脹一分,杜風恐怕沒有那份自控力。我很害怕。”

    這真是世上最令人無力的理由。

    杜風一個悵然若失的回答,連秋月這么夢幻型的人都不得不立即閉嘴。

    如此后果嚴重的事可不是說著玩的,如果杜風到時候真的無法自制,強行帶走長柳,除了這對有情人可能會被千刀萬剮之外,恐怕同國和昭北會立即開戰。

    戰爭!

    沒人敢輕啟戰端--容恬若言之流,當然是例外。

    “所以,我現在就要下船。”杜風說罷,吐出悠長的一口氣,目光轉向鳳鳴,“既然是朋友,日后我還會來找你。”

    “希望你快點來。”鳳鳴喃喃道,見杜風由始至終無論哀愁難過,都顯得淡然從容,如果自己總是扭扭捏捏,未免惹人笑話,當即振作起來,露出笑容,“你真的要立即就走?好,我送你。”

    鳳鳴領著眾人,親送杜風到甲板。

    到了甲板,天色已經大白,不禁讓鳳鳴感慨光yin似箭。

    不要帝王,真的名不虛傳。

    鳳鳴對著杜風笑嘆,“雖然只是片刻相會,我卻覺得我們好像已經是多年的朋友了。”

    杜風絕沒有鹿丹那般美貌,沒有容恬的霸氣,卻另有一種溫婉淡然的風度。假如套用當日老師的話,那就是“可以用五個字形形容不要帝王,謙、俠、義、德、和。”

    最后一個和字,最為一矢中的。

    和他在一起只有一種感覺,舒服。

    如果在江流潺潺的路途中,能有這樣一個見識廣博,談吐有趣的良伴,實在不失為一件賞心樂事。

    可惜,沒有那樣的福分。

    杜風來時的小舟還在,就系在大船旁邊。

    “我們何時還會見面?”鳳鳴看著下屬們解纜拉小舟過來,知道分別在即,不禁問杜風。

    杜風淡蹙了眉,隨即啞然失笑,“幸虧西雷王不在,不然看見鳴王這般模樣,恐怕會醋意大發呢。杜風真是罪過。唉,我是不是真如世人所說,天生就是到處留情的無情浪子呢?長柳在同國受苦,我卻仍有為遇到值得交心的好友而感覺到欣喜。”

    鳳鳴趕緊糾正,“遇到知音當然會高興,你不要為了這個責備自己。你看,雖然容恬不再我挺難過的,但是遇到你我還是會感覺高興啊。”不過我的命比較好,容恬和長柳不同,他很快就會來和我會合。

    杜風不知在想什么,沉思不語。

    小舟纜繩已經解kai,蕭家屬下拉了小舟過來,雖然可以讓杜風登舟離開。不過這個時候,當然沒有人不識趣地跟他說這個。

    杜風沉思一會,忽然用溫柔的眼神看著鳳鳴,那股柔和的目光中帶著一絲親切的好奇,“鳴王是不是不會吹簫?“啊?這個?”鳳鳴紅了紅臉,“是的。”

    所以說你的玉簫留在我這,真的挺浪費……

    “告訴鳴王一個秘密,好嗎?”杜風忽然壓低了聲音。

    他的聲音本來悅耳清朗,此刻壓低后,不但不難聽,反而有一種蠱惑的低沉磁xing。

    鳳鳴對秘密向來沒什么抵抗力,何況是杜風的秘密,好奇心頓時冒了出來,也興奮地低聲問,“什么秘密?”

    兩人雖說壓低了聲音,但鳳鳴身邊幾人都可以聽見。

    秋月等更加把耳朵豎了起來。

    “我其實也不大會吹。”

    鳳鳴掃杜風一眼,“我不信。”

    “我從不欺騙我的朋友。”杜風認真地說,“簫音動人,是因為此玉簫非常特別,音質優美,即使僅僅吹奏單音,也令人心動。”

    “真的?”鳳鳴半信半疑。杜風這樣一說,他頓時就心癢了,本來打算只帶不吹,裝裝樣子的,如果隨便就可以吹得這么好聽,那就不妨吹吹了。

    一邊想,一邊把玉簫從腰間抽了出來,放在嘴邊,按照記憶中杜風吹簫的姿勢擺了擺,“是這樣嗎?”

    他壓根不知道自己這個模樣有多可愛,秋月秋藍等忍俊不禁,連杜風也揚唇微笑。

    “手稍微抬高一點。”杜風伸手,幫他調整了一下姿勢,循循教導道,“不需要太用力,吹簫要用神。把氣沉下丹田,吹的時候集中一點,緩緩吹出。鳴王喝茶的時候吹過茶的熱霧沒有?吹簫也如吹茶,就看那一點氣韻。”

    不知是鳳鳴有天分,還是名師出高徒。杜風略為指導,鳳鳴就著一吹,果然發出一縷簫音,當真如杜風所說,音質優美異常。當然,和杜風相比雖然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但對于第一次吹出簫音的鳳鳴來說,已經大大超過期望值。

    秋藍等侍女不必說,當然是立即鼓掌叫好,“真好聽!鳴王好厲害!”

    連容虎也贊了一句,“是很好聽。”

    夸得鳳鳴眉飛色舞。

    不過他也不是完全不自量力的人,吹了兩三聲,一邊笑著,一邊答謝杜風,又道,“我知道你剛才是謙虛了,什么隨便吹吹也可以像你吹的那樣好。依我看,我要練好多年才可以吹得像你那仙曲一樣。”

    這樣一鬧,離別的沉郁氣氛頓時被沖淡不少。杜風靜聽鳳鳴又擺弄了玉簫一會,方道,“我也該走了。”

    鳳鳴大悟,知道他是為了不讓自己難過,才又多留這么一會。心里更加不舍,又暗暗稱奇,這人又不是容恬,他要走了,我怎么會像和容恬分開那么難過。

    眨巴眨巴眼睛,唉了一聲,點頭道,“我知道,你要走了。揮手叫過屬下,小舟已經備好。

    眾人眼巴巴看著杜風下船,就等著小舟飄開那一刻,都覺得心里難受。

    容虎卻突然咦了一聲,朝另外一條大船處揮手,揚聲道,“放行!不必攔著,那是我們等的人!”

    大家都被他嚇了一跳,伸長脖子去看,原來又是一條小舟,只比杜風的小舟略大一點,不知道什么時候來的,被護衛鳳鳴主船的的其他大船攔住了去路。

    容虎一邊要那大船放行,一邊對鳳鳴稟報,“鳴王,是小柳。”

    鳳鳴點了點頭,眺望過去,小舟上一個人正和蕭家的人交涉,身形果然隱約像是昨日見到的小柳。

    洛云知道來者算是自己人,也揮手命屬下們放行。

    不一會,就看見小柳的小舟穿過其他大船,朝著他們過來了。

    “哦。”鳳鳴忽然想起這邊送客還未完成,趕緊低頭去尋,果然杜風仍在船上,似乎也轉頭去看小柳那處,發覺鳳鳴瞧他,輕松笑道,“鳴王也是交友廣天下的人,這邊未走,那邊又來一個。也好,這樣才不會寂寞。”不待鳳鳴答話,朝眾人拱手,拿起身邊細長的竹槳在水中輕晃。也不見他如何用力,小舟卻倏然蕩離大船,朝與小柳來時的相反方向劃去。

    鳳鳴等翹首相送,雖然惋惜,但那抹灑脫身影,卻終于越飄越遠,悠然到了目光所能及的邊際。

    當杜風身影淡去之時,正是小柳正式踏足船上的一刻。鳳鳴惆悵目送了杜風,驚覺轉身,一個細長高挑的身影直跳入眼簾。

    容虎罕見的喜洋洋,介紹道,“鳴王,這個就是小柳。”

    小柳穿著灰色上衣,下面一條直至腳踝的布褲,十分貼合他的身形,腰間整整齊齊束了一條帶子,外披一件淡色灰斗篷。這顏色雖不搶眼,穿在他身上,卻恰到好處,顯得謹慎而沉靜。

    小柳見鳳鳴打量他,露齒一笑,抱歉道,“小柳該死,竟讓鳴王等候了。”緩緩行了個禮。

    秋藍等雖然一直在王宮伺候,但對于容恬隱藏起來的實力并不清楚。她們也是第一次和小柳這樣靠近,都仔細端詳這位為“驚天魔術”立下奇功的太子府特使。

    鳳鳴對他很有好感,等他行了禮,高興地一把攜了他的手,上看下看,奇道,“咦,怎么我覺得他很眼熟?”

    不過記憶里,又應該是第一次正式碰面啊--昨天表演“魔術”時那么臺上臺下的遙遠碰面除外。

    容虎問,“是不是和大王有點像?”

    他這樣一說,大家又都去瞅小柳,秋星第一個叫喚起來,“果然!是有點像大王呢。”

    鳳鳴笑道,“我說呢,怪不得那么熟。”江上風大,一邊笑,一邊領著他們進客廳。大家又都坐下,小柳當仁不讓,被安排到了剛才杜風坐的位置。

    “呃……今天的事……多謝小柳拔刀相助,如果不是你,那就糟糕了。”畢竟第一次見面,鳳鳴和小柳還不熟,說起話來也不如和容虎烈兒那么親密,鳳鳴想了半天,才想到應該先表示感謝,又忍不住問,“不過你怎么會忽然出現在刑場呢?”

    小柳笑起來相當文靜,卻不令人覺得羞澀別扭,非常自然,聽了鳳鳴問話,便侃侃把自己見容恬的事說了。

    鳳鳴一聽他見了容恬,興奮得不能自制,頻頻插話問,“他那么趕路,人瘦了沒有?唉,我也在永殷,早知道就和他約了在芬城碼頭先碰個面就好了。那他說了什么時候來找我沒有?”

    小柳被他打斷,一點也不介意,答道,“大王說要先去了東凡,才可以來找鳴王。”

    鳳鳴如被人打了一拳般,低低哀叫一聲,頓時又變得無精打采。秋藍等趕緊安慰“大王很快就會來了”、“東凡離這里也不遠啊”、“可能不等鳴王到同國,大王就已經趕回來了”云云。

    只有秋月一邊勸,一邊還用眼角觀察隔壁。那個死小子洛云一向抓到機會就冷哼嗤笑個不停,現在鳴王鬧小孩子脾氣,他怎么就如此安靜了?

    小柳又繼續說他的事,說到他為了救朝安日夜趕來,居然在途中yin差陽錯把樂庭給逮了,容虎大笑起來,一掌拍在大腿上,“我就說你怎么把樂庭塞馬車座下了呢?原來如此,哈哈,原來如此!”

    秋月扯扯秋藍的袖子,朝秋藍做鬼臉。

    容虎一定和小柳相當親密,不然怎么小柳一來,容虎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活潑了不少。

    鳳鳴沮喪通常不超過三分鐘,垂頭喪氣了一會,聽著小柳訴說經過,漸漸也精神起來,在一旁拍掌嘆道,“想不到我的第一次魔術變得如此驚險刺激,不過幸虧你沒有真的吧樂庭殺人滅口,不然我們救一個朝安,卻又害了一個樂庭,那就糟糕極了。”

    秋藍等都點頭稱是。

    小柳說完了自己的經歷,口干舌燥,飲了一口茶,沉默一會,忽然開口道,“有一個問題,我一直想不明白,想向鳴王請教。”

    他說得態度很認證,鳳鳴心臟怦通一跳。

    問題?又是問題……

    不會吧……

    鳳鳴心虛地問,“什么問題?”

    小柳誠懇地看著鳳鳴,“我多少也可以猜到,昨日刑場之上,那個木箱里面的犯人,多數是吊到空中前就被換走了。但是……”他蹙眉道,“既然犯人被換走了,為什么木箱燃燒時,里面還會發出令人驚恐的撲打掙扎之聲?難道鳴王把朝安換走,卻找了個替代的犯人放進去嗎?”

    “當然不是,我怎么會這么殘忍?”鳳鳴挺直了脊梁回答,但是,他隨即又疑惑地頓了一下,喃喃道,“不過也對啊,里面為什么會有撲打掙扎之聲?里面不是明明沒人嗎?”越想越不妙,邊驚疑不定的轉頭去看容虎。

    容虎的臉色和他一樣,沉聲答道,“換人之事是樂庭將軍負責的。我記得商議的時候,只說了預先在刑場木臺下面挖藏人的大洞,現場釘木箱,借把木箱釘死的時間將犯人從下面帶走藏起來,并沒有用其他犯人去頂替的事。不過……”

    不過樂庭是個沙場上打過仗的將軍,殺個把人對他來說又算什么?用死牢里面的罪犯來頂替一下,使“魔術”更逼真,這種事恐怕樂庭真的做得出來。

    眾人面面相覷,心里都想到一起去了。

    氣氛頓時凝滯。

    鳳鳴心下大凜。

    若是如此,即使被用來頂替的是本來就應處斬的罪犯,他也難以心安。痛快一刀,和活活被燒死的痛苦比起來,那是天差地別。

    太殘忍了!

    “我知道。”一個冷淡如冰的聲音悠悠傳入眾人耳中。

    秋月正忐忑不安地想著這種事有多可怕,聞言猛跳起來,怒目看向發言者,叉腰嬌吼道,“你知道你知道,你又知道什么?告訴你,這次我們可不會接受什么問題,你別想用這個來要挾鳴王!”說罷還惡狠狠哼了一聲。

    剛才洛云藉故要挾鳳鳴答應去同國的事情,還沒和洛云算帳呢。

    眾女義憤填膺,一致同仇敵愾地瞪著洛云。

    鳳鳴問,“你知道里面是誰嗎?

    “一只老鼠。”

    “呃?”

    “他們把朝安救出來之后,順便在木箱里面放了一只芬城特有的碩大老鼠。”洛云板著死人臉,仿佛一點也不知道他在說一件多么有趣的事。其實俊美如他,如果經常笑笑,一定極討女孩子歡心。

    “不對。”秋藍想得仔細,懷疑地說,“就算再大的老鼠,也弄不出這樣大的動靜來。”

    洛云用冷冷淡淡的聲音道,“老鼠的尾巴上綁了一根繩子,繩子上栓了兩塊響木。火燒起來,老鼠上竄下跳,帶著響木磕磕碰碰,多大的動靜都能弄出來。”

    眾人細心一想,果然如此,頓時心下大定。

    鳳鳴第一個放松下來,大笑道,“好!好一個大老鼠!逼真細膩,難怪這個魔術變得如此成功。”

    秋月卻瞅著洛云不放,嗤道,“我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是你想出來的嗎?”秋藍探頭問洛云。

    秋月又是一聲嗤笑,擺手道,“別笑話了,他能想得出來?我用一根手指跟你打賭,他沒這個腦筋。八成是他的那些蕭家高手們打探回來的。”

    話音剛落,猛聽見噌一聲,寒光微閃。

    洛云的劍已經出鞘,遞到秋月面前。

    眾人大驚,秋月更是唬得渾身僵硬,連臉上的嗤笑都凝固了,屏住呼吸,結結巴巴道,“你……你要干什么?”簡直嚇得連哭都不敢哭。

    洛云道,“和你打賭,順便借你劍,砍你的一根指頭。”

    他這樣說,當然承認這個主意是他給樂庭出的了。

    但到了此時,揭開謎底又有什么用處,寶劍森寒光芒,就在秋月白皙的頸下。

    劍尖觸著她嫩滑的肌膚,似乎稍用力就會刺進去。

    秋星也嚇得嘴唇無色,一樣結結巴巴,勉強笑道,“洛云,秋月……她只是說著玩的。她……她她說笑的!”

    洛云一如既往,干巴巴道,“我不說笑。”

    容虎小柳臉色都已變了,雙雙默然站起,手按在劍柄上,只等鳳鳴示意。

    鳳鳴心里七上八下。動手不行,誰傷了都不好,他當然心疼秋月,但是洛云好歹也是蕭家人,而且是蕭家很有影響力的人,難道未到同國就要開始兩派火拼了?那他干嘛還要同意去同國送死啊?不就是為了不火拼才點頭的嗎?

    慘了……

    搞什么?剛才還是好好的大家坐著聊天,為什么忽然就拔劍了?該死的是誰先提起什么老鼠的事的?

    “秋月,你你……你快道歉,說……說以后不和他說笑了吧。”秋星求不動洛云,改而對秋月下功夫。

    鳳鳴也趕緊來緩和氣氛,“是啊,洛云你別生氣,秋月是無心得罪你的,放下劍有話好說,我要秋月給你賠禮道歉可以吧?”

    這么一會時間,秋月已經比剛才鎮定了一點,她本來嚇得直發抖,聽了秋星鳳鳴的話,不知為何,卻咬了咬下唇,忽然伸長了脖子,盯著洛云的眼睛,倔強道,“我我……我,哼,我不說!你要殺就殺,我不信你敢動手。”

    鳳鳴簡直沒眼看了。

    秋月啊,蕭家都是瘋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干嘛這個時候來個慘不忍睹的回答?

    看見眼前寒光閃動,秋月“啊!”尖叫一聲,閉起眼睛叫道,“我知道!我知道你討厭我!你早就想殺我了!”眼淚撲簌簌滑下臉蛋。

    秋藍秋星也是齊聲大叫。

    三女幾乎同時的尖叫聲中,卻似乎聽見又是一聲“噌”,脖子倒沒怎么疼得厲害?

    難道洛云的劍真的那么快,連疼都不會疼?

    秋月半驚半疑地睜開眼睛,竟發現秋星秋藍還閉著眼睛,一副快暈倒的樣子。鳳鳴傻傻站著,小柳和容虎卻一副松弛下來的表情。

    洛云的劍已經入鞘,比起平日,他此刻的表情已經算得上柔和,甚至是愉快的了。他打量了差點魂飛魄散的秋月兩眼,薄唇微掀,似笑非笑,很久,才淡淡吐了一句,“你是我見過哭相最糟糕的女人。”

    說罷,卻不知為何,把他冷淡的臉,微微別了過去一點。

    似乎,不愿意旁人,瞅見他此刻眸中的顏色。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鳳于九天(全23卷)》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游客
發表于 03-22 09:56
2019年的想起當年沒看完,以為完結了來補的!!!結果還是沒完結!!??
 
游客
發表于 03-20 22:55
2019年了
 
帝離殤
發表于 06-29 20:47
求大大更新啊~
 
游客
發表于 07-10 16:31
我的老天,這已經是2013年了,作者你在哪
 
游客
我的老天……現在2014了……(發表于 04-10 13:27)
游客
現在2015(發表于 01-27 22:02)
游客
你們……(發表于 02-03 00:07)
斐久久
明年2016(發表于 02-06 19:47)
匿名
後年2017年了...(發表于 02-11 09:58)
游客
大后年2018了……(發表于 03-12 14:07)
游客
大家數學真好(發表于 06-15 12:54)
游客
已經2017年了~(發表于 01-13 21:08)
匿名
我處于2017的時間段(發表于 01-27 01:47)
游客
2017(發表于 01-30 20:49)
游客
2017了(發表于 03-11 01:06)
游客
2017了(發表于 08-04 16:22)
游客
在過幾天就是2018年了(發表于 12-26 12:52)
游客
已經.....2018了(發表于 01-02 21:18)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2)
劉清然
今年是20*了 (發表于 01-10 21:43)
游客
2018年的我路過。。(發表于 02-15 04:33)
游客
2018了,我還在惦記(發表于 05-07 08:44)
游客
已經2018年(發表于 05-22 21:54)
 
匿名
發表于 05-08 23:02
海量耽美精品資源  查看網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發表于 04-21 02:12
同2018年,求更新風弄大大
 
游客
發表于 02-15 16:08
現在2018年了……??????????
 
游客
發表于 02-15 04:35
2018....不想說啥
 
花筱
發表于 09-09 12:05
作者怎么啦?為什么還沒有更新?有沒有可以看到更新的?
 
游客
發表于 07-19 10:08
鳳鳴………………感覺好傻!!!別人殺他他還可憐人家、神精病!!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BL小說總榜
最新BL小說
电子游戏平台怎么赚钱